荼岩 总裁 and his family 2

预警咳

#真的是瞎几把写的傻白甜

#而且还超级ooc

#后面还有生子的!

【1】

医院。

神荼捏着报告单看了又看,实际上上面的指标他大部分都看不懂:“医生,他的耳朵真的没事了吗?不会再有突发性耳聋了吧?”

年轻的女医生笑着点头道:“是的,已经没事了。从我们的检查来看,这种突发性的耳聋只是小概率事件。我们已经仔细检查了安先生的脑部,之前的瘀血已经消失了,恢复得非常好,不会有问题的。”

神荼还是不放心:“真的不会有问题了?可是前几天他有过耳鸣。”

安岩瞥了他一眼:“耳鸣只是暂时的,就只有一小会。”

医生:“引起耳鸣的原因是非常多的,如果平时休息不好,或者周围的环境噪声太大也是可能导致耳鸣的。这样,秦总如果不放心,我们可以再为安先生安排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安岩:“不……”

神荼:“好。尽快安排吧。”

医生:“好的,如果二位有时间的话,明天早上就可以来检查,不过今天晚上10点之后最好不要再饮食和喝水了。”

神荼:“好。”

 

回家的路上,安岩坐在副驾,看着神荼一丝不苟地开车。

神荼:“看我做什么?”

安岩就笑:“看你好看啊。”

神荼也笑:“好看才想跟我在一起的?”

安岩坦诚道:“对啊,不然呢?”

神荼:“哦?不是因为我有钱?”

安岩恍然大悟道:“哦对,你有钱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神荼就说:“要是我以后丑到不能看,还变成了一清二白的穷光蛋,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安岩仔细思考了一会,艰难道:“你说的丑到不能看,是有多丑?”

神荼:“.…..”

这个例行开玩笑的话题就这么不尴不尬地结束掉了。

 

又到了一个路口,车子在红灯前面停下来,安岩:“累不累?要不要换我开?”

神荼摇摇头:“不累,你坐好。”

托几个月前车祸的福,安岩再也没有碰到方向盘的机会了。

 

数月前,安岩下了班开车回家,斜路里猝不及防地冲出来一辆摩托车,安岩一时躲闪不及,下意识地往左打了一圈方向盘,猛踩刹车。摩托车安然无恙,他的车撞在了路沿石上,后座力让安岩砰的一声撞了上去,唯一庆幸的是他车速并不快,撞完之后脑袋晕晕乎乎的,耳鸣了好一阵。摩托车扬长而去,安岩也只好自认倒霉,只好再放慢车速,一路开回了家。

神荼并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晚上安岩洗澡,耳鸣还在持续,头一阵一阵地犯晕,胃里恶心,咣当一声摔在地板上。冲进浴室的时候安岩已经不省人事,神荼吓得半条命都快没了,给他胡乱裹了件衣服就往医院冲。

好在只是轻微的脑震荡,醒来后的安岩在神荼刀锋一般的目光下哆哆嗦嗦地交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神荼不禁心有余悸,他从来没觉得生命脆弱无常,直到安岩悄无声息地浴室晕倒,恐惧和慌乱在他心里搅得天翻地覆。紧接着是愤怒和后怕:“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安岩眼角都是红的,受惊的兔子一样,在床上坐着缩成一团。

神荼看了一会,强装的生气败在他苍白的脸色下,紧紧抱住他,闭眼道:“安岩……”

他真的要把他吓死了。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如果,如果车速再快一点,如果不是路沿石而是悬崖,如果不是宽阔的马路而是陡峭的山径,此时此刻,他估计要抱着毫无生气的安岩,脑海里一片空白了。

安岩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吓到了自家总裁,他自己也是有点心惊,回抱住神荼:“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后遗症出现在出院的那天,安岩换了衣服,静静等着神荼办完出院手续。

几乎就是突然之间,整个世界像被按下了静音键,方才走廊的脚步声,嘈杂的人群声,一下子归于平静。周围安静地异样。

他看到神荼慢慢朝他走过来,脸上还带着微笑,嘴巴一开一合,在对他说着什么,但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下意识地回他:“神荼,你说什么?”

而后他意识到,他连自己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他失聪了。

评论(14)

热度(132)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