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 总裁and his family3

ooc傻白甜及生子预警,看清后阅读谢谢合作

【1】

【2】

 

失聪只持续了三天。

但这三天已足够让人情绪崩溃。

因为这次的突发事故,安岩不得不再次回到了病房。神荼最先发现他的情况,让他安心在房间里休息,自己去取检查报告。

独处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尤其是安岩这种喜欢各种脑补的人。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害怕。从前看到残疾人,他虽理解他们的苦楚,却始终是不能真正感受到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经历过苦痛和折磨,是永远不可能真正学会感同身受的。

他忍不住去想最坏的结果,如果自己真的耳聋下去,永远也不会再好,他的未来会怎么样?他再也听不到音符的跃动,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许他会按准每一个钢琴的琴键,但他永远也不会听到自己的曲子是什么样子的。

他和神荼又会变成什么样?就算神荼可以一时照顾他,但他能照顾自己一辈子吗?他有把握不成为神荼的笑话和拖累吗?

房门打开,进来的正是神荼。冷峻眉眼在看到安岩的一瞬间柔和下来,拍拍正对着窗外发呆的安岩,拿过纸笔写着:“在想什么?”

安岩只是摇摇头。

神荼继续写道:“我去问过医生了,没有事情的。”

安岩的眼睛亮了一下。

“过几天就会好,别担心。你会好起来的。”

如果你真的好不了,我会做你的耳朵的。神荼心想。

他不过是在安慰安岩而已,事实上,这种突发性耳聋的原因根本无从查起,医生也只是给了大概说法,说是脑震荡产生的颅内淤血压迫神经也许会导致失聪。至于是暂时性的还是永久性的更是无从知晓。幸运的话也许明天就会恢复,不幸运的话,也许要学会接受无声的世界了。

 电话声突然响起,是公司里来的。虽然知道安岩听不到内容,但神荼还是躲开他出去接了。

等他回来,安岩在纸上写道:“公司里有事吗?有事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

神荼看得出他的故作镇静,他刚刚失聪,身边没有人照顾,怎么可能没事?他有时宁愿安岩不要那么善解人意,只做一个累了可以跟他撒娇的小爱人就可以了。

他一手放在安岩手背上,写:“我请过假啦,到你好起来为止,我都会在这里照顾你的。”

不等安岩拒绝他:“累就睡一会,我去给你买饭。”

 

安岩的耳朵在第三天有所好转。他迷迷糊糊间从神荼怀中醒来,觉得窗外的鸟鸣实在聒噪了些,是在再次入睡的时候惊醒,鸟鸣声?!

他能听见了?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他试着小声喊了一声神荼的名字。

虽然听起来沙哑又干燥,但确实是他的声音没错。

 

这次事件过后,神荼有意无意地不再让安岩碰车,跟自己一起出门的时候自己开着,安岩上班的时候也安排了专职司机。

知情人无一不是夸赞神荼温柔周到。只要安岩本人觉得此举大惊小怪,可惜每次反对的话都挂到嘴边了,对上神荼关切的眼神,他都不好意思再开口了。说到底神荼也是被他吓怕了,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拒绝这番好意。

 

阿赛尔耳朵最灵,神荼钥匙还没掏出来,他就抢先一步开了门:“安岩哥你们回来啦!”

安岩摸摸他脑袋:“嗯。”

“安岩哥,你复查结果没问题吧?”

安岩轻松地笑笑:“早就没问题啦,你哥就是大惊小怪。”

阿赛尔:“我哥也是关心你嘛,不过最重要的,”他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我们今晚吃什么啊?我都饿死了。”

安岩道:“你想吃什么?”

阿赛尔眼睛一转,看了看他哥:“不如我们今晚出去吃吧!庆祝安岩哥身体康复!”

这小子明明就是想出去吃大餐,还非要扯上他当盾牌。

安岩拿他这个名义上的小叔子没什么办法,事实上他对所有小孩子都没有办法,他自己小时候过得苦,忍不住就想对小朋友宠一点,不过分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

神荼只看安岩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缴械投降了,把刚脱下的外套穿起来,看着是在问阿赛尔,一双眼睛盯着的却是安岩:“想去哪里吃?”

在公司以冷淡出名的神荼,此时眼底和嘴角却都满盈笑意。只因爱人亲人皆伴他左右,其乐融融,已是他一生所求。

#怎么越写越觉得羞耻..........

评论(14)

热度(104)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