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 总裁and his family 番外

国庆没更新,搞个番外补一下吧w

#有岩岩前男友设定出没,不过是很纯洁的那种啦~

世上最尴尬的事情,在成家立业还有了孩子之后遇到自己的前男友,可以算一件。

跟神荼有合作关系的允诺,龙氏集团的大小姐,没事开了个酒吧玩,开业第一天就请了社会各界名流子弟,她平时跟安岩玩得不错,借这个机会也特意邀请了安岩来捧场。

酒吧是个清纯不做作的酒吧,依了允诺一贯的风格,粉色糖果系,装饰得少女心爆棚。

安岩不好推脱大小姐的盛情邀请,偏偏神荼又工作离不开身,阿赛尔上学去了,儿子没人看着,只能领着一起来。

尴尬从这一刻开始。

他一进酒吧门,就看到了坐在他正前方十米处的舒望,他还是老样子的打扮,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没错,这是安岩还在Z市读书的时候,曾经追求过他的舒家大公子,舒望。

他们一起读书的时候舒家混的还没有这么好,只能算个家里有点闲钱的公子哥。舒望天生弯,全校都知道,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的性取向,但他平时为人仗义,长得又好看,所以也没几个人在意这件事。那时候他看上了呆头呆脑的安岩,觉得这个小男生认真做事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明里暗里地开始追求人家。安岩那个时候的人生算得上一塌糊涂,三餐温饱也要仔细考虑,舒望的好意雪中送炭,一来二去,两个人逐渐熟悉起来,虽然安岩并没有公开承认过他们在交往,但几乎周围的所有人都默认了他们的关系。后来舒家混得风生水起,他们一家搬出了Z市,舒望连个招呼也没打就彻底从安岩的生活里消失了,那天安岩在被子里躺了一下午,觉得和舒望的相遇好像一个梦,梦醒了人散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糟糕。

从这场好聚好散的回忆里出来,安岩头皮一麻,直觉不好,正想偏过头领着儿子赶紧走,好巧不巧地舒望正回头,正正地来了个对视。

完了……这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故友重逢,一声招呼也不打装作陌生人岂不是显得很没礼貌,况且,安岩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嘴角还噙笑的舒望,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的。这人根本没打算拿自己当陌生人啊。

“安岩,好久不见。”胡思乱想间,舒望已经越过重重人海到了他面前。他身高有一米八三,站在安岩跟前,无形之中就给了他一种压迫感。

安岩退后一步,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在地回道:“嗯……好久不见。”

他拉着安岩到一旁坐下,“坐。”又打了个响指,让调酒师调了杯酒递到安岩跟前,“喝一杯吗?”

安岩轻轻道:“不好意思,我不喝酒。”

舒望也就没逼他,笑道:“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学会喝酒啊?”

安岩没做声,低头跟秦月安道:“小安,爸爸跟朋友说几句话,你去找允诺姐姐好不好?别乱跑知道吗?爸爸一会就去找你。”

秦月安十分乖巧地点头,小腿跑了几下就没影了。

 

安岩这才正经起来,对付面前的人。

舒望态度很好,首先就开始认错:“安岩,当年我……是我不好,我没有跟你说一声就走了。”

安岩道:“没关系。”

舒望见安岩如此坦然,心里不太好受:“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内疚,不应该那样做,我后来也有去找过你,可是听说你已经毕业了,一点消息也没了。”

安岩道:“嗯,我毕业之后就回老家了。牢你一直记挂着了。”

这次轮到舒望说:“没关系,”顿了顿,“是我没照顾好你。”

这话题实在尴尬,安岩接不下去,干脆一句话也不说了。

舒望看着低头不打算说话的安岩,决定还是自己挑起话题:“安岩,你现在交女朋友了吗?或者男朋友?”

安岩看了他一会,“我结婚了。”

舒望只觉得全身血液有一瞬间凝固,他低头去看,果然看见了安岩的无名指上套着的铂金戒指。

“想必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吧?”

“不是,”安岩转了转戒指,“是个男人。”

舒望忽然觉得自己坐在这里都很多余。

“他,”舒望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干,干巴巴地问他,“他对你好吗?”

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安岩说一句不好,不,只要他皱一下眉,他就会带走他,告诉他他没忘了他。

然而片刻的沉默过后,明丽的灯影里,他只听见安岩轻笑了一声,嘴角轻轻扬起,灯光洒进他眸中,似万千星芒散落:“他对我很好,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比我对你还好吗?没来由的,舒望脑子里蹦出这么一句。他没有问出来,他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而且,他已经在安岩的表情里,找到了答案。

“那你,想必过得很好吧。”

安岩坦诚道:“我生活得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也祝你早日找到能和你相守一生的人。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舒望叫住他,眼里带着急切,他只是想再确认一下,只是一下,“他……他真的有这么好吗?值得你跟他度过以后的生活?没准,你以后发现,还会有比他更好的人呢?”

安岩思索片刻,道:“也许吧,不过,我已经遇到他了。”

也许我之后还会遇见更多的更好的人,可是茫茫宇宙,茫茫人海,我已经,非他莫属了。

舒望愣愣地看着他,他真的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遇到一点事就急得团团转的毛头小子,他如今也变得如此优秀,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魅力,笑起来从容又淡定。

在他不在的时间里,他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已经找到了陪他一起走下去的人,他很爱他,他们还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富足而充实。

而他只能默默地站在这里,看着昔日的少年成为自信的男人。他过得很好,比和自己在一起时还要好上很多,他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明亮。

是,明明他知道了,明明只要觉得他过得很好就可以,为什么心底还是充满了酸涩和苦楚?

安岩拍拍他的肩膀:“舒望,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很感谢你当年在我那么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对生活已经没有希望了。我可能不会遇到他,也不会成为今天的安岩。我打心底里感激你,真的。所以我希望你也可以过得很好,像你这么优秀的你,找到另一半只是迟早的事情。祝你早日成功。”

 

傍晚的时候神荼开车来接他们回家,秦月安玩得累了,躺在后座睡着了。

神荼道:“我听月安说,今天碰到了你的朋友?”

安岩道:“嗯,是我的大学同学,人很好,上学的时候很照顾我。”

神荼笑道:“那有时间可以请来家里坐坐。”

安岩点点头,“嗯。”

车缓缓前行,慢慢可以看到家的样子了,安岩突然凑到神荼跟前,猝不及防地亲了他脸颊一下。

神荼一愣:“今天怎么了?心情这么好?”

安岩美滋滋地坐回去:“是呀,发现自己更爱你了。”

神荼脸悄悄一红。

 

神荼停好车,出来正看见安岩身后一片绚丽的晚霞,他的爱人正站在霞光里,向他伸手:“走吧,回家了。”

好。

END.

评论(22)

热度(74)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