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 总裁and his family13

十分重度ooc傻白甜及生子预警,看清后阅读谢谢合作,医学僧求放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怀孕期间不能随便吃药,这是神荼在安岩孕期第一天就熟记于心的规矩。因此家里常备的感冒药也成了摆设,神荼火速起床洗漱,然后给安岩擦了把脸,准备带他去医院。

“喝点水,”神荼把倒好的温水递给安岩,看他有点神色恹恹的样子,没什么精神,眉头还一直微皱着。

他又试了一次安岩的额温,没什么起色。于是蹲下来给他套外套系扣子。

安岩捧着杯热水小口小口地喝着,他其实觉得还好,神智还是清楚的,就是身体有些沉重,发冷得紧。

神荼脸色沉了沉,半是自责半是愧疚:“昨晚就不该纵着你胡闹。”

安岩摸摸他脸,强打精神笑了笑:“怎么就是那个的错了,没准我踢了被子着凉了。”

 

临出门的时候,神荼来电话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挂掉了,哪知电话那头的人锲而不舍地继续打过来。安岩看了眼来电人,丰绅殷德。

“你去回一下吧,丰绅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神荼叹口气,扶着安岩坐下来:“我两分钟就回来,你坐一下。”

 

门哐当一声开了,进来的是阿赛尔。

他一进门就噘嘴摔书包的,看上去非常气愤。

安岩心道不知道又是谁惹着这位小祖宗了,忍不住起来问问情况。

他去吧台倒了杯水,拦住闷头往前冲的阿赛尔:“怎么了?谁惹你了?”

阿赛尔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面前站着的是谁,一把推开继续往前走。

只听到咚的一声,是肉体撞到钝物的声音,接着是清脆的玻璃碎裂声。阿赛尔下意识地回头,正看见安岩捂着腰慢慢蹲下去的场景,他面前躺着半个碎杯子,水洒了一地。

他一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心跳都吓掉一拍,他刚才生气,手底下根本没注意力道……

他赶紧把安岩扶起来坐到沙发上:“安岩哥?!你没事吧?”

安岩揉了揉本来就有些晕的脑袋,这么一撞撞得他有点反胃,难过得闭紧了嘴,默默等这一阵感觉过去。

阿赛尔在一边急得不得了,他是不太懂孕期的保养,就知道自己哥哥每天捧着个宝贝一样养着安岩,变着法给他弄营养餐,中药也是亲自熬,精心地养着,生怕出了什么差错。但是就算不知道别的,有小宝宝的时候绝对不能磕着碰着摔着他还是知道的。现在可好了,全家都护着的宝贝被自己给撞了,这要是他哥知道还不扒了他的皮?他越想越难过,看着安岩一言不发的模样,心里害怕又愧疚,几乎要哭出来:“安…..安岩哥,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我……你没事吧安岩哥?你说句话啊?你撞到哪里了?疼不疼啊?”

安岩自然知道他不是有心的,心里也没有要怪他的意思,揉了把阿赛尔的脑袋,安慰他:“没事的,别哭了,啊,等会你哥看见要说你了。快起来,把眼泪擦擦。”

神荼正循着声出来了,他听见杯子打了的声音就忙着出来看看,结果看见沙发上脸色苍白的安岩,和旁边哭得泪眼朦胧的阿赛尔。

他神色一紧:“怎么了?”

安岩摆摆手:“没事,我刚没拿稳,把杯子打了。”

他刚说完,阿赛尔又哭了起来:“哥,我,我推了一把安岩哥,让他撞到桌子了……呜……”

他哭得神荼越发心慌,但现在也没时间追究阿赛尔的过错,两步跨到安岩跟着,神色紧张:“撞着了?撞哪了?”

安岩避重就轻:“没事,真没事,就碰了一下腰,你刚才不是说去医院么?赶紧走吧。阿赛尔好好看家啊。”

神荼索性路也不让他走了,一把抱起安岩就往外走。

安岩偷偷看了看他,本想安慰两句,但看到神荼抿紧了嘴,似乎有些生气,他只好安静下来,不再说什么。

#阿赛尔有点崩啊......算了不改了.......他还是个孩子...........

评论(18)

热度(100)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