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 总裁and his family15

因为安岩临产前各项指标都已经达到了不错的标准,所以他接受了顺产的选择。

安岩这一晚睡得不怎么安稳,哪怕睡着了,眉头也还总是微微皱着。神荼怕出什么差池,整夜都不敢睡,搬了板凳守在安岩床前看着。

凌晨两点,睡梦里的安岩感到肚子一抽,突然开始剧烈地疼了起来。巨大的痛苦让他醒了过来,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立刻惊动了守在旁边的神荼。

“安岩?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安岩一手捂住肚子:“疼……”

这样的情况之前也有发生过,但是最后都是有惊无险。神荼本以为这次也是这样,伸手帮安岩轻轻揉着肚子,希望可以减轻他的痛苦。

但没想到,这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十分钟后,安岩的肚子疼的更加剧烈,一阵一阵地收缩起来。神荼帮他擦去额上的冷汗,按响了床头的急救铃。

 

经验丰富的医生看了一会,确认是马上要分娩的症状,让护士把安岩推进了待产室:“看来你们的宝贝已经忍不住要给你们打招呼啦。”

但是宝宝实际出生的过程却没有那么顺利。

胎位不是很正,头部也比之前预判的大了一些,所以导致生产过程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安岩一开始闹着别扭不愿意叫出声,尽管下腹传来的一波一波的疼痛让他非常的难忍,他还是咬紧了嘴唇尽量不发出声音。

神荼特批进了产房,穿了一身无菌服,看着安岩的样子,心里好似揉进了没有成熟的柠檬,又酸又涩。然而他又只能站在爱人旁边,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忙也帮不上,分娩的痛苦他早有所耳闻,近距离目睹还是第一次。

他离安岩很近,近到可以伸手触碰对方,但他就是不能为他分担哪怕一点的痛苦,除了给他加油打气,他所有的努力都显得苍白和徒劳。

“安岩,疼就喊出来,别忍着,听见了吗?”

男性盆骨本就不似女性柔韧,因此生产时承受的痛苦更甚。安岩骨架又小,这些先天的不利条件给他增加了成倍的痛苦。

疼痛似乎从没有这么漫长过,每一次呼吸都成为负担。胎儿仿佛一把利刃,拼命地从窄窄的通道里劈开骨骼血肉。

用于助产的羊水已经越流越少,宫缩也不如一开始剧烈,胎儿的头部却还是卡住了。

一个深呼吸过后,安岩精疲力竭地躺下来,他一根手指也不想动了,甚至连眼皮也不想睁开,痛苦还在无休无止地蔓延,永远也看不到尽头。

他的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了,恍惚间好像回到了过去,回了那段还没有神荼相遇的日子。算不上暗无天日,但也绝对算不上有趣。每一天,都要为三餐和工作发愁,忧愁和绝望像一对好兄弟一样缠着他,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浑浑噩噩地活着,那几乎也不算是活着,找不到意义的活着,仅仅算是生存。

走马观花地看完他的前二十多年,画面忽然一跳转。跳到了某一天。

那时他和神荼交往不久,约会之后下了大雨,没有带伞的他们突发奇想跑着回家,于是两个人就真的拉着手跑了回去,一直跑到家门口,门一关上,神荼就按住他,吻了上来。他自己也有些情动,热情地回吻他。他的技术还不熟练,完全是跟着神荼走。窗外肆虐的风声雨声一点也听不到。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世界末日来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只剩下彼此可以抓住。他曾想,如果时光真的可以停止,那就停在这一刻吧。停在互相依偎的时刻。

#下章接着生...........

卧擦忘打tag了……(:3▓▒

评论(31)

热度(98)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