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 and his family 20

十分重度ooc傻白甜及生子预警,看清后阅读谢谢合作,医学僧求放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巧的是,安岩的生日和秦月安的满月撞在了一起。

以安岩对神荼的理解来看,他并不是一个讲究排场的人,能不办饭场的就不办,就算办了,请的人也是能不情就不请。不过能让他主动请客吃饭的时候,都是他特别高兴的时候。

印象里只有两次,一次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今天,秦月安的满月酒。

饭店是当地很有名的一家,虽然不是五星级,但味道却也是远近闻名。请的都是熟人,神荼那边的阿赛尔,丰绅和固伦,瑞秋罗平,王胖子,还把张天师也请了过来表示感谢,安岩这边就简单请了两个,一个包姐一个江小猪,都是对他都有过照顾的人。

瑞秋很喜欢小孩子,坐到了安岩旁边,不时地逗一下宝宝,摸摸他白白嫩嫩的小脸蛋。眼中不无羡慕和喜爱。

紧挨着她的罗平看她的样子,心下一动,跟她咬耳朵:“秋儿?这么喜欢,不如我们也要一个吧?”被瑞秋白了一眼,一个手肘打了回去。

众人吃吃笑笑了一会,纷纷举杯给小孩子送祝福。安岩平时不喝酒,这会更不敢喝,怕酒气熏到小孩子。只是他一直抱着呆呆,饭也没怎么顾得上吃,神荼抓紧时间速度吃了一会,把儿子抱了过来:“我来看着他吧,你吃点饭。”

然而抱过了孩子眼神还一直粘在安岩身上:“鱼做的不错,多吃点。”过了一会看安岩在剥虾,干脆把孩子给了阿赛尔,自己给他剥了起来。

“哥我不会抱…...”阿赛尔没怎么抱过小孩子,几乎是两只手托着,特别虔诚,不仅被塞狗粮,自己还吃不成饭…...

安岩有点脸红,觉得周围人都在看他,小声道:“我来吧神荼,我自己会弄的……”

说着还是被神荼喂了一嘴。

 

一顿饭和和气气甜甜蜜蜜地吃完了。阿赛尔默默捧着自己的可乐喝了一杯又一杯,他左边是一对,右边是一对,对面还是一对……间接导致他没有吃多少东西但依然觉得自己撑得不行。

 

阿赛尔一回家就睡了,神荼看他睡得香也就没叫他起来洗漱,反正小兔崽子明天也没课。

更何况,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把秦月安哄睡着以后,安岩就被神荼拉到了客厅,问他干什么他还不说,搞得神神秘秘的。

在沙发上坐下来后,客厅的灯擦的一下黑掉了,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了安岩的眼睛。

“闭上眼睛,在心里默数十秒钟再睁开。”

“干嘛?”安岩笑了一下,“奇奇怪怪的。”不过还是乖乖地把眼睛闭上了,在心里默默倒数。

 

面前摆了一个小小的蛋糕,插着几支精致的蜡烛,跳动的火光映入安岩的眼睛。

“二十四岁生日快乐,安岩。”

“你……”安岩嘴唇动了几下。神荼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给他惊喜,而他每次看到惊喜的时候,话总是涌到嘴边又咽下去。

“蛋糕是我自己做的,和一个糕点师学的,”神荼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表情,“可能不太好吃。”

“不不不不,怎么会……”

礼物这种东西,最重要的不就是心意吗?

“今年的生日,也只有我们两个人。”

和安岩认识后的第一个生日,就是他陪安岩过的。那还是在安岩那个小出租屋里,安岩跟他说他买了一个蛋糕,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跟他一起过个生日。从那以后,每次安岩过生日,他都陪着他,每一次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如今虽然有了秦月安,他却依然不想破例。

“来,快许愿吧。这次只准许和自己有关的,不要扯到我,也不要扯到月安和阿赛尔,听到没?”

“知道啦。”安岩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了愿望。

片刻后,他吹灭了蜡烛。

希望我可以守护所爱之人,有生之年平安无虞。

#下章完结吧......?

评论(27)

热度(138)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