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红尘

原著背景,无cp吴邪中心向 

 #我对他并没有完全了解,我了解他,只是从一个人的笔下得知他的全部信息。他家族有点势力,但和他没什么太大关系。从小到大和普通孩子一样中规中矩,在杭州上了大学,毕了业做了一个古董店的小老板,店名挺有意境,叫吴山居,店里养了个偷懒玩扫雷的伙计王盟。

远远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歌声。
歌里唱,谁非俗世来,都往极乐去。
不是陌生的歌,但也很有年岁了,约莫是他大学时流行的歌。
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总是怀着一腔热血,什么也想干,什么也干不了。情感商场无一得意,干脆做了个清闲的小老板。有一天大金牙来找他看了个拓本。他当时没有想过,后来总是想起,那竟是一个传奇故事的开端。

“吴邪,吃饭了。”
闷油瓶走进来,轻轻拿掉吴邪盖在腿上的毯子收起来。入秋转冬,天气逐渐变得湿冷,阴冷的风好像可以吹进骨头里,连绵细密的刺痛感宛如跗骨之蛆。也就慢慢养成了只是坐在门口也要盖个毯子的习惯。
“早饭胖子做的?吃什么?”
“粥和包子。”
“怎么又吃这个……”
谈话声和脚步声逐渐远去,那阵似有若无的歌声还在继续。接下来是句吴邪挺喜欢的歌词。
唱的是:恋恋红尘,难舍难分。

#他有几个好朋友,掰着手指头就可以数清:张起灵,王胖子,解雨臣,黑眼镜。有几个挺忠心的伙计,王盟,坎肩,白蛇,还有个潘子,是他三叔的得力手下,不过却是为了他而死。

每年清明,照例要祭拜潘子。
吴邪后来给死在计划里的所有人重新立了个碑,全放在一处,拜潘子的时候,顺便也一拜。

碑立在杭州那边。在福建的时候,吴邪就去瀑布底下坐一整天。

去的时候,总是张起灵去陪他,因为吴邪难免不喝酒。他先给潘子倒一杯,说两句话,再倒一杯,再说两句。说着说着,酒喝多了。张起灵不劝他,只在他喝醉了之后背他回来。

三个大男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谁也没有找老婆,也没有觉得生活无趣,甚至觉得如此赋闲十分惬意。春天牵狗出去溜一溜,夏天浑身是汗,三个人就坐在大树下面分西瓜,秋天打打牌,冬天就更方便,门也不想出,就躲在屋子里吃火锅。

#我希望这是个永不完结的故事,但是挺遗憾,这世上没什么物质的东西能永恒存在。有一天,他和他的朋友们都死了,故事就无从延续了。有一天所有记得他们故事的人都死了,故事就彻底消亡了。辉煌一万年,也终要化作长河里的一抔尘土。

有一天钓鱼,胖子钓了三条,他钓了一条,转头看闷油瓶,已经钓了小半桶。胖子忽然跟他说,天真啊,你说咱这一辈子也够传奇的,考不考虑写个自传啥的?

写到不是没写,他是有记东西的习惯的。以往每次冒险归来,他都要窝在家里写上几天几夜,将自己所见所闻一一写下来。写完之后自己还要细细读上好几遍。从前想的是冒险的刺激,现在想的是历经的五味杂陈。洪流卷过,留下来的全都沉甸甸压在心头,拿不出来给人看,也不舍得给人看。

吴邪没有再回答胖子的话,只是笑了一笑。

傍晚他们收拾东西回家,除了闷油瓶战利品丰富,他跟胖子都是收获了了。但这也是常态,没什么遗憾。

到了家,把钓来的鱼放到水缸里养起来。吃饭,看书,洗漱,睡觉。日子总是这么一天一天,平静地好像山中无人造访的深潭。却意外地让人满足。

吴邪不太喜欢纯粹的黑暗,睡不太好,张起灵后来给他做了个小灯,只是用的不是电,里面放了蜡烛燃,燃尽了,吴邪也睡着了。他和往常一样点燃了蜡烛,放进灯罩里,心满意足地盖好被子。

镜头越来越远,直到那微弱的跳跃着的烛火也终于消失,融进远山的沉沉的黑暗里去了。

而那时,最黑暗的时刻过去,黎明将至。

cao蛋的敏感词

本来想删,但考虑到内容还是自己想写的,还是留着吧,算自己识人不清。本来退群之后又找我,说活动还没结束就有点怀疑……还是退掉吧。

评论(2)

热度(24)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