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观梦

#看茹太的新文有感,就想来写一个吴邪的,很ooc


有条件可以听BGM,没条件可以搜歌曲名字后台放 

Without you -YOSHIKI

 

有时候,我真不能不感叹梦境真是造物主赐予人类的最奇妙的东西之一。它能忠实到可怕的记录并反映你的心理,并且把那些你在清醒状态下不敢面对和不想面对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你的睡梦里,甚至还添油加醋,有声有色地帮你用原有的躯壳编造一个新的故事。

……

四月二十八号,晴,星期五

今天夜跑的时候,闻到了花香。路边的梧桐花开了,很好闻,但不是我闻到的那种。因为周围有些黑,所以最后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花的香气。闻到花香,就想着你要是也能闻到就好了。

 

六月三十日,梦见他。梦见他和我在一起了。他好像跟家人关系不太好。我把他领到了我家另外一个住处安排他住下来。

 

七月十四,梦见他。记得有些晚了,忘了他在梦里做了些什么。唯一记得的那种感觉是刚看见他的震惊感,做多少次梦都还是那种感觉。

 

八月二十六,抓住了八月的尾巴。他再一次入梦了。醒来以后,我不知道是喜还是悲。真奇怪,我老梦见他跟我一个学校上学,梦到和朋友一起去学校,向一个老师问路,老师忽然就喊了他的名字,说让他给我们带路,我当时大窘,一直躲在朋友后面,说千万不要让他看见我。醒了之后有点想笑。这大概是我真实的反应了。我想见又不敢见,是个胆小鬼。

……

之后的这些天,他没有再来。来的次数变少了。我听说能入你梦的那个人也在思念你。你最近很少出现,是不是因为你没有想着我了?这样也好。我也没有经常想起你了。

……

这几天事情颇多,心情烦躁,内中抑郁,屡屡想起你,总想着你怎么还不来安慰我呢?想着想着就很委屈。那天突然想明白,我大概只是喜欢我喜欢你的这种感觉。我总要看一眼你的照片,只要看一眼,确定你还在,我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我很依赖这种虚幻的安全感,也很喜欢依赖这种感觉。他们总这么写,双鱼座的人长情专一,踏实努力。努力好像不太像我,长情大概还有一点,不然为什么总也放不下你?

……

十月三十一日。踩着万圣节的尾巴来了。你猜我梦到了什么,我居然梦到了我们真的在一起了。这一次无比无比无比的真实。我用了三个无比,足可以让你想见这次的梦境有多么真实了吧。真实到,我醒了以后好一段时间,都觉得我脱离单身了,我们是在一起了。很特别的一点是,这次起床以后我没有立即回想起梦境,而是处在那么一个,虚幻的时间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洗漱完了出门之后我才意识到我是做梦了。

 

十一月十一,昨晚睡得不好,一整晚都在做各种不一样的梦。可是有一个梦记得好清楚。我们俩做了单纯的同学关系,我是那个偷偷喜欢你的同桌,你是那个很聪明,不怎么会跟老师打交道却很招老师喜欢的人。我好像在抄你做的数学题,因为我没来得及做,而且也不会。你对完答案,说有一题忘记做了,意味着我抄了半天都抄岔了,对着我尴尬无奈又没什么大不了的笑了一下。我竟然也没有生气。

……

我想我可能还是对你了解太少了,只记得你很好。

……

十一月二十四,真实。真实得无以复加了。太可怕了。天晓得,我甚至不敢看你的脸。我们真实在一起了。我甚至收到了这辈子以来想都不敢想你的情书(其实怎么可能呢,哈哈,我都想象不出来你写情书的样子)。我们一起出去玩,外面下了鹅毛大雪。

 

十二月二十六,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梦到我们在吵架,我故意不理你。想想可能只有在梦里我才能这么放肆,哈哈。如果有一天真的有可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会选择和你在一起吗?不一定,可是我真的还是好喜欢你。

……

我觉得好绝望,我翻开这些记录,我觉得我永远也忘不掉你,我永远也不能释怀于你。我时常在想,你一定没有我想象里的那么好,如果我能近距离和你生活几年,发现你好多缺点,我也许就不喜欢你了,可是我总是没有机会。这个机会大概以后也很渺茫了。我连自己能不能再见到你都不知道。我还能见到你吗?如果见到你,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我会对你说什么?我会对你的问题做什么样的回答?如果我可以看到自己,我是不是会不相信见到你的我自己是我自己?

我真的,真的。无法形容那种感受了。我……多年以后,我也许再也无法感受到今晚的这种关于你的情绪。我可能还会嘲笑我自己。我想见你,见不到,就想看和你长得像的人,甚至还会把别人想成和你很像的模样。我是不是没救了?唉。那也没办法了。我已经变成这样了,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呢?是你?还是我自己?

 

我大概是太喜欢,也太习惯让自己沉溺在自怜自艾,如缕哀愁里了。偏偏又有点享受。

……

一月十三日,你来了。重回学生时代。我好像总喜欢想象我们拥有共同的学生时代。只是我好像已经死了,只能远远看着你。

 

二月五号,我不知道怎么的吃了药,名字忘了,好像我是要自杀?但那个药吃完其实只有肚子疼了一会,其他什么作用也没有,但是不知道谁通知了你,你就过来了,在我床边坐着,偶尔看我一眼。我的朋友和你的朋友(好像是),开始数落你,说我喜欢了你多少多少年,多么多么喜欢你,你给了我一个有些愧疚(?也许吧)的表情,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有点搞笑,其实你根本没那么想吧,只是我太沉浸在自己的付出里了,我下意识觉得你应该对我是愧疚的,但是事实上,你又有什么亏欠我的呢?什么也没有。梦境放大了我的痴念而已。后来我们又到了公交上,你还是一步不离跟着我,我却没那么喜欢你了,不管不问。哈,梦里的真是好笑,果然梦里什么事都有。醒了以后感觉很不好,喉咙又干又涩,一直咳嗽,头疼,我一开始还想,这是被梦里的我传染了吗?身体变得不好起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应该是感冒了,昨天穿的太少了,在外面冻得够呛。

 

四月二号,梦见和全家人一起去某个地方,忘了是个养老院还是唱圣歌的地方,那里特别特别美,路过好几片宽阔的水域,你在我们后面,奋力骑着单车,我不知道你要往哪里去,只能频频回头看你,也不知道你看没看到我。

 

——————————选自十年里某两年的梦境

 

#说是老吴的梦,其实大多都是我的梦,苦笑。喜欢却得不到一个人的感觉太痛苦了,只能在虚幻的梦境里寻求安慰。

吴邪等待老张的十年,也是我的十年,我没有等到那个人,我变成了一个站在他的世界之外,远远观望着他,始终也不敢靠近一步的人。

后来,我不再奢求什么,只是希望他好,仅此而已。如果老张没有选择跟吴邪一起住在雨村,而是继续踏上自己的道路,吴邪也应该是那个默默祝福他一切都好的人吧。

 


评论(5)

热度(19)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