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水逢

#我流OOC,大概是和老张还不熟的吴邪?


“啤酒饮料矿泉水,香烟瓜子火腿肠。”

胖子招手:“三桶泡面。”

清一色康师傅,胖子红烧牛肉,吴邪老坛酸菜,张起灵小鸡炖蘑菇。

揭开封盖,撕开料包。吴邪看着张起灵的动作直笑。胖子也跟着笑:“天真傻了?”

吴邪道:“看见小哥挤酱包有点不真实。”

胖子道:“没见过小哥吃泡面?”

吴邪道:“是啊,感觉神仙下凡体验生活来了。”

被当面谈论的神仙本人充耳不闻,丝毫没停下手中动作。

三人穿过半截过道,次第排队接热水,滚烫的水浇到面上,升起一阵白雾。

小心端回位子上坐好。胖子不知道拿手机在跟谁聊天,嘴巴咧到天上去。张起灵背靠椅背,抱臂闭目,贯彻吴邪心里的酷哥人设。


车过了西宁,外面是一片茫茫原野,万里无云。

野旷天低树,吴邪在心里吟诗。

三分钟一到,吴邪揭开盖,温热酸麻的气息一下冲进鼻子。他有点饿,举起叉子卷了一大口,来不及嚼几下就下肚。反观张起灵那边,吃的慢条斯理,比他不知道雅观了多少倍去。盖因吴邪的好奇心作祟,越神秘的人越引起他兴趣,吴邪吃两口就偷偷瞄一眼张起灵,那人始终是淡淡的,自带一股泰然的仙气,吃面也吃出一种庄严。

胖子风卷残云,拔得头筹,第一个吃完,瘫在椅背上摸肚子,随手掏出牙签剔牙。

吴邪第二,打个饱嗝,得出结论:“老坛酸菜还是统一的好吃。”

张起灵跟他基本上同时搞定,起来准备收拾,吴邪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泡面桶从他手底下抢出来:“麻烦你了小哥,我自己来。”

张起灵看他一眼,没说什么,转个方向收起胖子的桶。胖子不像他,脸皮厚,还挪了挪腿让张起灵出去。

 

吴邪把汤底连同残渣倒进废水桶,方才抢泡面桶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了那闷油瓶子的手心,温热的,比他的体温稍低一些。

看来不是神仙,神仙都住高空,手都是冰凉的。吴邪将倒干净的面碗丢进垃圾桶,为这点隐秘的小心思低头窃喜起来。


Fins

评论(3)

热度(43)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