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

7:40

吴邪在饭桌边坐下来。早饭有鸡蛋豆浆包子,包子是胖子买的,不知道什么馅儿。反正他就喜欢吃皮儿,什么馅儿也无所谓。

身边光线一暗,张起灵挨着他坐下,抽了一张面巾纸慢慢地擦手,吴邪稍微移开目光向门外,院里的小鸡仔儿叽叽喳喳啄食得正欢。

鸡仔饲养员这个职业,哑爸爸当得尽职尽责。

胖子开始盛豆浆,第一碗给了张起灵:“来来来,第一碗给我们小哥,一大早起来就忙里忙外。”

“第二碗给我自己,辛苦胖爷我早起买饭。”

“最后一碗给我们天真,每天最后一个起,啥活不干,再接再厉。”

吴邪不理胖子的揶揄,反而理直气壮:“那我昨天也帮你上房顶收腊排骨和咸菜了!”

一直默默吃饭的张起灵终于出声:“脚崴了是因为这个?”

“对啊,”吴邪咬了口包子,“筐太大嘛,没看见脚底下的台阶。”

胖子吸溜了一大口豆浆,呵呵两声;“得,十回收菜您就来帮了这么一回,还把脚崴了。咱可用不起您了。”

胖子毒舌不是一两天,吴邪早习惯了,他每晚跟张起灵忙到半夜,偶尔早起一次帮胖子干活还被嫌弃帮倒忙,不用他正好。

“小哥今天还巡山吗?”

张起灵点头。

“昨天你带回来的酸枣,被我吃没了,嘿嘿,”吴邪露出在他面前经典的求人表情,“今天再摘点?”

张起灵有些无奈:“不能吃太多,对胃不好。”

“我知道,我保证这次少吃!”说着还举起三根手指。

胖子的豆浆吸溜吸溜几口喝完,抽纸擦嘴,“小哥不能这么惯着他,他这就是惯出来的毛病。”

吴邪嘁了一声,又想回胖子两句,被张起灵一个包子皮塞住嘴:“吃饭,安静。”


评论(12)

热度(247)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