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华 嫁入豪门2

#我流ABO,私设众多,别用大脑看看就行

得知杨敬华刚来上班就被能一次性叫得起二百个鸭子的富豪看中并被买走,从此走上金屋藏娇衣食无忧的少奶奶生活,同事们纷纷感到自己变成了柠檬。

“好羡慕啊敬华,刚来就这么好运气。”

“命真好,苟富贵勿相忘啊敬华。”

“敬华好好照顾自己啊这种人听说都同时包养很多人的,要是哪天把你踹了你就回来。”

杨敬华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一边干哈哈地笑着。说实话他也有种做梦的感觉,穷困潦倒被迫卖身的打工小妹被霸道总裁看中,从此产生一段豪门虐恋……...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小鸭子,还是个活儿一点也不熟练的。他再三向经理确认了那天那个看起来很不好惹的传说中的总裁是不是把他买下来了,经理后来都被他问得不耐烦了。

可是,为什么?

有人说他好运气,可是,他真的有这么好命吗?对于杨敬华来着,他这些年来,只是一个被命运这种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而已。

小时候父母车祸双亡,年幼的他尚且不懂死亡的含义。只记得那是个阴雨天,屋子里的灯不太亮,光线晦暗。他站在太平间里,握住父母冰凉的手,心里有些害怕,他想告诉爸爸妈妈,但他们都不回答他。不论他怎么喊他们,给他们讲多好玩的笑话,他们都沉默着。

 

隔天他就被一个从没有听说过的舅舅收养了,舅舅是个赌鬼,堂而皇之地住进了他的家,挥霍着父母留给他的遗产。那笔本来可以让他衣食无忧到足够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养活自己的钱在舅舅的挥霍下只供他上完高中。初二那年,他第二性别分化,成了一名Omega。他再次对这个世界感到无力和失望,他一直幻想自己可以成为一个Alpha,再不济也是一个Beta,这样至少在被舅舅输了钱打的时候有足够的力气反抗,而且,因为Omega体质相对较弱,适合的工作寥寥无几,像他这种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没有学历没有体力,如何生活下去?

 

直到那天舅舅冲进他房门,眼中精光闪烁:“敬华,我给你找了份工作,明天就可以去培训,怎么样?”

他直觉那不会是什么好工作:“什…….什么?”

舅舅有些得意道:“万花丛!你知道吧,我已经把你的照片拿给他们看了,我可以求了他们好久才同意收你的,连定金都给我了,只要你去了就会给尾款,在那里干得好,月薪五位数不成问题啊!呃不过就是吃住要在那里,不能回家,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嘛,你都大了自己去外面闯荡闯荡也好。”

万花丛是什么地方,他不是小孩子,上学的时候抄近道去学校就会经过那里,凭直觉和同学之间的话也能猜到是什么地方。

的确,作为一个Omega…….去了那里,只要能用身体赢得那些Alpha的欢心,多少钱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是,他可以忍受那种,尊严和骨气全都被踩在脚下,奴颜屈膝地服侍和讨好上位者,任凭自己沦为欲望的奴隶的生活吗?

杨敬华一瞬间后退了几步,拼命摇头道:“不……我不去……”

舅舅仿佛早已料到他的反应,笑了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他从没觉得舅舅的脸像现在这般狰狞,这些年来,他已经被这只魔鬼折磨了太久太久了……

魔鬼凑近道:“敬华,你看呢,你是个Omega,也找不到工作,不能总靠舅舅养你吧?”

杨敬华依然试图反抗着:“不……”

舅舅慢慢走到角落里捡起了一条长长的锁链,一头固定在墙上的铁环里,一头连着一只坚固无比的合金手铐:“定金呢我已经花了,明天你要是不去,那边也会派人来接你的。”

那只手铐不知道是舅舅在哪里搞来的,这个男人不会给他买抑制剂的钱,自从他分化后,每次发情期来临,舅舅都会把他锁在卧室里,在外面躲一星期再回来。

他在这间卧室里,这只手铐不知道陪他熬过了多少次发情期。

 

眼看着手铐轻轻环过他的手腕,咔哒一声扣住,也彻底锁住了他对未来的所有期望,他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墙壁,放弃了抵抗,低头轻轻道:“我去。”

“但我有一个条件,”他抬起头,“我已经成年了,明天去办手续,从今以后,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舅舅愣了半天,他在心中权衡了一会,说是去万花丛工作,但要进去签的那个协议,说白了不过一张卖身契而已,事实上,他卖掉了自己的外甥。而万花丛对于人员管理又非常严格,进去了基本出不来,到时候他可以卖掉这套房子…….

“成交。”他咧起嘴,笑意森然。

 

房间里只剩杨敬华一个人,一直以来也只有他一个人。在父母离开他之前,他曾经是那么喜欢这间卧室,他喜欢里面的每一件东西,因为那都是母亲亲手为他挑选好的,可是现在却为了关押他的监牢。在舅舅借着他法定意义上的监护人住进来以后,每踏入一次家门,他都会对这里多一分厌恶,即便空气是洁净的,也像充满了无形的烟雾,令人窒息。这个昔日温馨的地方成为了阴森冰冷的地狱,而他深陷泥淖,日复一日,无法自拔。

 

乌云缓缓聚拢,犹如黑色幕布,最后一丝太阳的余晖也消失的时候,一滴雨水打在树叶上,仿佛接到信号一般,越来越多的雨点紧跟着砸下来。

下雨了。

杨敬华没有分出半个眼神望向窗外。他只是呆滞的躺在那里,好像失去操纵线的木偶。

下雨不下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心里的那场大雨,从来没有停过。

 

“敬华,收拾好了吗?门口有人来找你了。”经理在喊了。

杨敬华如梦初醒,这才从回忆的旋涡中脱身而出:“来了。”

他拉好行李箱的拉链,小跑着出来,看着面前的情况有些傻眼。

一辆崭新的蓝色Panemera4s停在门口。两个身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站在车两旁,杨敬华一出来就立刻接过他手中的行李放进后备箱。中间那位也是一身黑西装,不过看起来倒是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半包边的金丝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手上还带着白手套,他拉开车门,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总裁现在法国开会,所以不能亲自前来,还请夫人见谅。请上车吧。”

 

评论(3)

热度(107)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