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10:00是嘴炮时间


“吴天真!你吃的葡萄皮又不扔!!!!”吴邪把手里的书重重合上,整颗脑袋埋进被子里。躲在卧室都挡不住胖子中气十足的大喊,要是世界上有什么大嗓门比赛,他绝对第一个举荐胖子上去。

“吴天真!!!”

又来了。不要让胖子喊第三遍,这是吴邪得出的血泪教训。他只好把头抽出来,头毛被他弄得有点凌乱,他看上去有点呆。

 

“不就是葡萄皮嘛,帮忙收拾一下会死啊。”他一边小声嘀咕,一边不情不愿地把自己吃剩的葡萄皮扫进垃圾桶。

胖子耳朵可尖:“小哥惯着你我可不惯着你。我跟你说啊,上次回杭州从你家来的时候,咱妈可是特意嘱咐我不能惯着你,得多管管。”

“去你的,别占我家便宜,谁跟你咱妈咱妈的那是我妈!”

“嘿伯母亲口认证的干儿子,你说是不是咱妈?”胖子正好瞥到刚收完菜回来的张起灵,“小哥当时也在,他也听见了,是不是小哥?”

一般这种时候张起灵会选择装聋。

 

“劳动最光荣你知道吧,让你收拾自个儿垃圾有错吗?”

他跟胖子吵架总不甘心,一句两句地总有话接:“让病号收拾垃圾你好意思吗?”

“你?病号?”胖子挥着扫把从厨房到了客厅,得空看了一眼收拾完葡萄皮就赶紧坐在沙发上歇歇一点活也不会多干的病号,语气愤愤,手下一使劲,扫把遭殃又掉了几根毛,“还我不好意思了,一个小感冒躺了半个月,你丢脸不丢脸?您这一感冒我这天天端屎端尿伺候着,我这是养兄弟还是养儿子啊。”

“你啥时候端我屎尿了,”吴邪点开手机,打开微信,发觉并没有什么新消息,就退出去开了局游戏,“再说了谁要当你儿子,别占我便宜。”

“胖爷我稀罕占你便宜?我养儿还能防老呢,养狗还能看家呢,养你能干嘛?”

“死胖子你一天不跟我斗嘴你就闲得慌是吧?小哥你快来胖子欺负我!”

一般这种时候张起灵也会选择装聋,但他会过来抽掉吴邪手里的手机,无视掉他的抗议:“伤眼睛。天气好,出去晒晒。”说完推着他出去,力道不大,但吴邪也绝对反抗不了。

胖子偷偷在背后给张起灵比大拇指。


评论

热度(36)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