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套圈

套圈

最近养成了晚饭后跟闷油瓶出去散步的习惯,年纪大了,消化不是很好,一天不出去溜达都感觉撑得慌。至于闷油瓶完全是在陪我,我压根没想过他会有消化不良的时候。

附近有个广场,离我们家不远不近,用来散步正好,我跟老张经常逛到那边去,吃完晚饭是六点半左右,七点钟出发,这是个大家都喜欢出来溜达的时间段,广场上人非常多,我跟闷油瓶照惯例从北到南走过来,一路经过打羽毛球的夫妻,打太极拳的大爷,跳广场舞的大妈,以及跳街舞的小年轻,一个广场就汇聚了生活百态,即便自己不去参与,单是看着这样的热闹,也总会在心底生出好好活在太平盛世的安全感。

中途还要经过一堆健身器材,也许是童心未泯(?),这几天我总是拉着闷油瓶去坐跷跷板,玩是其次,主要还是满足我的私欲,我单看着老闷面无表情地坐在上面就不由自主地想笑,这丫一肚子坏水,看我笑得太开心,经常偷偷往后挪屁股,把我跷上去哐了好几次,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看百岁老人玩跷跷板,哐几次没什么大不了。

快到出口时,看见一大堆人围在一起,我之前就见过,但是一直不知道在干嘛,今天心血来潮,拉着老闷进去凑热闹。

凑近一看,原来是个套圈的小摊子。套圈这东西我只小时候玩过,印象里爸妈和三叔带我去过几次,但是我准头不太好,每次都套不进去,三叔就以我玩的太烂了为名把圈都拿走他自己玩,老狐狸。

摊主是个健谈的男人,一边把游客没套中的圈子勾起来,一边吆喝“十块钱八个,二十块钱二十个”!边上有个小姑娘,手里还剩了七八个圈,一脸委屈,估计是套了半天一个也没套上有点着急,摊主也没为难,把一个芭比娃娃的套盒勾了出来,几乎是垂直放到小姑娘眼皮子底下了:“小美女,给你个机会,套上了这就归你了。”小姑娘挺开心,然而她扔了几次之后,发现还是不得行,圈子太轻,每次瞄准了扔进去,落到地上就会弹起来落到一边去。摊主又把盒子立了起来:“这样,这样行了吧?再给你次机会哦。”这次行了,小姑娘一发套中了,接过摊主手里的礼物,一蹦三尺高,开心得不行,围观人都笑了。

我拉着闷油瓶在旁边看了这半天,也觉得挺乐呵。心也痒痒起来了,人大概天生对这种讲究概率的东西有好奇心和兴趣,越是靠运气的就越是想拼。我碰了碰老张的手:“玩不玩?”

他肯定不玩,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对这种东西肯定没有兴趣,但是没关系,听我的,我说了算。

我也买了二十个圈,自己试着扔了一个,没有中。我的准头一如既往地烂。于是就把剩下的十九个圈都给了老张,拍拍他的肩膀,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还剩十九个,我们瓶仔怎么着也能中十八个吧,加油,小哥,你能行!”

他不会说不行,因为他一旦说不行我就会说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虽然回家也会被他身体力行地证明他到底行不行。

老张一向对我的胡闹容忍度很高,这种无伤大雅的小游戏他不会主动玩,但我邀请了他也不会拒绝。

果然,老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我死活套不进去的东西,闷油瓶就云淡风轻信手拈来,我见过他打移动靶,命中率几乎百分之百,这样的东西在他眼里应该小儿科一样。接连套了八个以后,不管是围观群众还是正在套圈的顾客都注意到了闷油瓶这百发百中的功力,我有点得意,但是又有点想把闷油瓶护起来不给其他人看。

最后一排全都是大块头,装着变形金刚的大礼盒什么的,最远也最难套,圈子只要挂上去就行,闷油瓶手里还有六个圈,我说:“小哥,把后面一排都打下来,ok吗?”

他有点无奈,跟我解释:“拿这么多家里放不了。”

我说:“可以不放家里,小花最近不是搞慈善,捐了个孤儿院吗,回头把这些分给小孩子好了。”

闷油瓶没说话,用最后七个全中回答了我。

东西太多了,尤其是最后面的套盒,袋子装不下,摊主只好的堆在一起拿绳子捆住,递给我的时候脸有点绿。我非常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毕竟之前我也是个小商人,我要是摊主我也不喜欢这种顾客,毕竟多来几个就要破产了。

我们俩并排回家,满载而归。前面套中的小东西装在一个袋子里,我提着,闷油瓶两手各提着三盒变形金刚,配着还是没什么表情的脸,显得有点滑稽。

end.

评论(3)

热度(70)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