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久别

他们依偎着靠了好一会儿才分开,却还是忍不住两两对视。都在对方的眼里看见了唯一的自己。

吴邪拿嘴唇碰了碰张起灵的额头,然后满满下移,最后轻轻停在他的嘴唇上。小鸡啄米般一下一下的亲,眼里带着狡黠的笑意。

张起灵再也忍不住面前人要命的挑逗,伸出手按住始作俑者的后脑勺,不管不顾的吻下去。热度逐渐攀升,他品尝到他口中的甜意,像某种水果糖。

唇贴唇的吻了一会儿,张起灵伸出舌尖,试探性地向吴邪口中探去,可以很明显的感到那人震了一下,全身在一瞬间僵硬。

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片刻之后,吴邪张开嘴,伸出舌尖碰了碰张起灵的,仿佛在做一个无声的邀约。

理智在这一刻全然无用,纷纷被两人抛出大脑。铺天盖地而来的,是强烈炽热的情欲。吴邪紧紧抱住张起灵,几乎挂在他身上,犹如攀附在乔木上的丝罗,又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株举足轻重的浮木。两人互相都把对方搂出痛意,直欲揉进骨血里去。

吻。吻。吻。

仿佛世界已到了末日,只剩他们最后两个人。只能忘情拥吻,来抵抗和忘却这令人恐惧的时刻。

唾液被舌头搅拌的啧啧作响,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这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吴邪感觉有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又像只是过去了一秒那么短。两人方才气喘吁吁的分开。跟张起灵比肺活量简直是找虐。要不是清楚他以前过的是清心寡欲的苦行僧生活,吴邪真的要以为张起灵谈过N多恋爱,不然哪来这么好体力和技巧。

尽管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吴邪还是换不好气,气喘如牛,面色是缺氧之后的潮红。为此张起灵没少笑话他,说他又傻又笨。

估计除了张起灵,也没人敢这么说道上堂堂吴小佛爷了。

“我才不傻,再说了,老子可是正经大学的毕业生,哪里笨了。”

吴邪气还没喘匀,但是听见这略带挑衅的话还是忍不住反驳。

张起灵就爱看他这种样子,红着脸反驳他,还反驳的理直气壮。天真又无邪。

“说你傻是夸你。”弹了弹他脑门,只看了一眼,又忍不住把他抱进怀里。

吴邪还没来得及把想好的“这是哪门子夸法”说出来,就被抱了个满怀,他把两臂在张起灵背后收紧,头埋进他肩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鼻腔里全是沐浴露和独属于张起灵的那股清冽香味。

“小哥……这是梦吗……是,就不要醒了……”

幸福得令人晕眩,就会让人产生不真实感。

张起灵懂他的意思,但他什么都不想说,因为这一刻他们是一样的,身体紧贴,灵魂交融,连思想都高度统一。

这记拥抱了很久,纯粹的,不带情欲的,又是炽热的。

张起灵直愣愣的盯着吴邪,眸色纯黑,深邃的想要把人吸进去。

吴邪摸了摸他的眼睛,笑道:“高兴了?带你去吃饭。”

fins

评论(3)

热度(44)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