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运动会

“天真你他妈还出不出来!”

这声音字正腔圆,浑厚有力。除了胖子全校没人喊的出来。

吴邪一个激灵,这才气喘吁吁地和张起灵分开。他看着对方被自己肆虐的红润的双唇,满意的笑了笑:“走吧。再不出去胖子估计就闯进来了。”

张起灵看着他狡黠的笑,像个偷了腥的猫。嘴角也不禁往上勾了勾。一把拉住吴邪的手,略一使劲就把人翻了个个,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吴邪反应过来有点急:“哎你干……”

他还没说完,张起灵就埋在他锁骨处轻轻咬了一口。

这感觉堪比电鱼,张起灵是捕鱼人,吴邪就是那条被电到的鱼。

他使劲低了低头,隐约看到锁骨上一点吻痕,红红的。吴邪撇撇嘴,把张起灵推开一点,嗔怪道:“不是都给你说别留印了么……会给人看到……”

张起灵面无表情,帮他把校服的拉链哗啦一下拉到顶,又把领子翻下来。这样就把吻痕完美地遮住了。

吴邪无声笑笑,两人牵着的手在门开的一刻悄然分开。默契得很。

胖子一脸肥肉挤进视线,还露出一个特猥琐的笑,眼睛上三路下三路的打量了吴邪几遍,饶是吴邪跟他相处这么久脸皮厚了许多也给看的发毛。

“小天真不是我说你,4X100马上就到你了你这怎么还跟没事人似的呢。是吧小哥。”

他冲张起灵看了看,贼眉鼠眼的。

吴邪捶了他一下:“死胖子就知道说我,小哥也跑你怎么不说他?小哥,走了。”

张起灵看了一眼胖子,默默跟上。胖子被他看的背后一凉,不满地嘟囔:“嘿这两口子……”

 
 

两人跑到操场的时候刚刚开始检录,之后就各就各位了。张起灵跑第一棒,吴邪最后一棒。本来张起灵是不参加运动会的,他不适应这种喧嚣的场合。结果运动会前夕一棒急性肠胃炎,吴邪先斩后奏,自告奋勇地替张起灵报了名,张起灵知道的时候已成定局,赶鸭子上架也得去了。吴邪看他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低气压让他周围一米之内的生物全都不说话了。才赶紧上去陪笑,最后好说歹说答应比赛结束陪他一夜哔——。

这货才屈尊点了点头。

你妹!吴邪想起这事来就咬牙切齿,比个赛还要搭上老子菊花,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精啊,时间长了还敢跟老子玩趁火打劫了!

 
 

“预备——”

“砰!”

发令枪一响,张起灵箭一般冲出去,接力赛讲究个爆发力,张起灵正是各此间翘楚。秒表跑过八秒五五,他毫无悬念的把接力棒第一个送到二棒手里。

二棒的速度也不赖,三棒就不大乐观了,第四个才把棒交到吴邪手里,吴邪急得不行,这意味着他要超过前面三个。眼见第一个人已经跑了近一半距离,吴邪猛的发力,一跃超过了两个人。

离终点还有大概十米,如果照这个速度,应该可以拿到第一。吴邪心里盘算了一番。他暗暗祈祷千万不能在这种时候掉链子。

怕什么来什么,还有五米,突然左脚传来一阵剧痛,吴邪一下子疼的一歪。张起灵离他远,并没有注意到他这边的情况。

没时间了,豁出去了。

全都静了下来,他甚至听不到周围的欢呼加油声,所有感官一一钝化。连脚上传来的剧痛也不甚明显,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汗水,心跳几乎爆表,再快一点,就要炸了。

他没来由的想起张起灵,每次两人缱绻温存过后,他靠在张起灵怀里,都能听到他的心跳,一声一声,坚定,有力。

“吴邪!”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跪在地上,鲜亮的黄色缎带落在他腰畔。

阿宁第一个冲上来,伸手扶他,比了个拇指:“super吴不错啊,第一!”

吴邪笑的力气都没有,逞能过后,左脚的疼痛成倍的翻涌过来。阿宁见他迟迟不起来,疑惑道:“怎么不起来??”

继而就看见他左脚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扭曲着,惊道:“吴邪,你脚怎么了?”

阿宁是为数不多的女班长,声音又尖又细,她这么一喊,一大波人立刻聚了过来,七手八脚的过来想把吴邪架起来。

吴邪疼的直咧嘴。身体软的几乎站不起来,突然所有人都不出声了,默默分道两边,让出了一条路。

张起灵就在路那边走过来,沉默不语又光芒万丈,仿佛一个容貌俊美的神祗。吴邪仰脸才能直视他,心里想得却是妈的老子的人就是这么帅!

 
 

张起灵走到他身边,脸色阴晴不定,但绝对说不上好。吴邪忍不住往后缩了缩,但是没快过张起灵,他伸手按了按吴邪左脚,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一把将吴邪打横抱起,消失在路的尽头。

 


吴邪在张起灵怀里动来动去,虽然也不是没这样被抱过,但是毕竟这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很有些难为情。

他老动张起灵就不大好抱,啧了一声,命令道:“别动。”

吴邪就老实了。

 
 

校医院离操场一段不算近,全校基本都去看运动会,因此路上人影稀疏。吴邪标准身材,还是一米八一的大个子,自然轻不到哪里去,但是奈何张起灵天生神力,抱着他自己这一路愣是走的又平又稳,大气没喘一下。

 
 

张大神此人一直是他们学校乃至全市大学里的传奇人物,要颜值有颜值,要学习有学习,要能力有能力,追他的小姑娘能从他们学校南门排到隔壁学校北门,牛逼的不行。

不过最重要的是专一。吴邪想。

他们俩在高中就确定了关系,两人成绩都很好,一起考了一所大学。张起灵为人低调,高中时候还没这么出名,大学刚开学的迎新晚会上,吴邪拉着他演了个节目,全校的女生顿时就炸开了锅,知道他们住一个寝室,每天等在张起灵宿舍楼下拜托吴邪给送情书的小女生简直门庭若市,有人把他们俩视频传到了网上去,张起灵从此火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恨的,帮小女生递递情书也就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二的时候,有一天吴邪居然被一个男生堵住了。那男生长得倒是还可以,白白净净的,一副羞涩柔弱好推倒的小受样。

声音也不似男生的粗犷,反而有些尖细:“那个……同学,帮我把这个……递给张起灵学长好么?”

吴邪不动声色,甚至还嘴一勾撇了个笑:“好呀。”

蹬蹬蹬上了楼,吴邪快步走回寝室,一觉踢开门。声音之大,连张起灵也不禁皱眉。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吴邪就冲了过来,把信封一把拍在桌子上,气呼呼的倒在床上。

张起灵没去看信,反倒坐到吴邪旁边,沉声问:“吴邪,你怎么了?”

“你干的好事!”

吴邪一路压着火,没把信甩在张起灵脸上已经是好涵养。张起灵这么一问他,好像在火上加了桶油,噌的一下烧的更旺了。

他一下跳起来,动作粗暴的扯着张起灵手往桌子旁边拉,将他按在椅子上,用眼色示意他看信。

张起灵不明所以,不过这信一看封面他就明白了,轻笑一声,把吴邪拉过来坐到自己腿上,长臂揽住吴邪的腰,在他耳边哄他:“我不是说这些东西你处理就好了吗,你不想看就扔了,何苦生气。”

说着还揉了揉他头发。

吴邪挣扎着要跳起来,无奈张起灵箍他箍得紧,就是不让他起来,怒道:“那不一样,以前都是女生来送就罢了,还回还了来个男的!张起灵你够可以呀!招惹完女的还不够,连男的都被你勾了魂!”

其实这事跟张起灵没半点关系,吴邪纯粹是气不过,难听点是无理取闹,所以把一腔怒气都发泄到张起灵身上。他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发完火他就后悔了。

张起灵静静听完,也弄明白了什么事,于是把吴邪头转过来,抵在他额头上,道:“是我的错。那人还在吗,我去跟他说清楚。”

说着摸了摸他肚子,捂在上面:“胃没事吧?别生气。”

吴邪有神经性胃炎,生气动怒受刺激都会胃疼。

吴邪发泄完,本来就没什么气可生了,这会儿听张起灵非但没跟无理取闹的他生气,满心里想着的还是自己的胃病,又是愧疚又是感动。

他侧过身子,抱住张起灵脖颈,头埋在他肩窝里,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的:“没事……那孩子也没什么,你不用去找他。”还是觉得道个歉比较稳妥又补充道:“对不起,我就是脑子一热,你明明跟这事没关系,跟你发火是我不对。”

末了又捏着他的脸,装作恶狠狠的:“妈的你怎么就直接帅!一出去就给我招蜂引蝶,干脆以后都别出去了,把你关在家里养着好了。”

张起灵给他逗乐了。轻轻拍着他后背,动作轻柔,吴邪常抱怨这个动作就跟哄小孩一样,但却不得不承认张起灵所给予他的温柔与耐心。

 
 

张起灵低头一看吴邪目光对不上焦距,明显在神游天外。心想这人神经到底多粗,脚疼成这样居然还有心思想别的。

 
 

到了校医院,空荡荡的,没人,张起灵又抱他去了观察室,一溜白色病床,淡淡的来苏水味。

只有一个小姑娘在打点滴,旁边坐着的好像是她男朋友,正给她剥柚子吃。

吴邪对张起灵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看人家两口子甜蜜不甜蜜,张起灵只看了一眼就转过来,道:“你也想吃?等会我去买。”

吴邪忙拉住他,腹诽这人真是天生不解风情。但一想他就看了一眼张起灵就要张罗着给他去买,心里又美滋滋的。

张起灵把他放下来,就去问了问小姑娘他男朋友,被告知医生去找药了要等一会。

不过也没等太长时间。医生穿个白大褂进来,把口罩拉到下巴上。蹲下来给吴邪看脚,这时候已经肿的很高了,轻轻一按就疼得很,吴邪生理泪水都直在眼眶里打转,咬着唇不出声。张起灵原本不发一言,看吴邪这幅隐忍的样子就憋不住气,对医生道:“麻烦您轻点,他怕疼。”

你妹的张起灵!不揭老子短会死啊!老子那点丢人的事都让人抖搂干净了!医生抬头怪异的看了张起灵一眼,又看了兜了一包眼泪的吴邪,答道:“我也想轻点,但是不碰就不知道伤的严不严重。同学你忍着点。”

后半句是对吴邪说的。其实这医生说的对,不这样看不出毛病,张起灵不是不明白。但他就是舍不得。

检查了有好一会,那医生终于放开,抬眼道:“扭到筋了,有点严重,不过还好没伤到骨头,之前是不是受过伤没好全?”

吴邪仰头想了一会儿,回忆道:“好像是有过一回……上星期打篮球的时候崴了一下,不过没两天就不是很疼了,我也没想到会没好全……”

医生站起来,去药柜挑挑拣拣了一会儿,拣出一支药膏和几袋药,把张起灵叫过来,道:“这个外用,早晚各涂一次。这个内服,一天一袋。哦对了,这几天最好不要走路。”说着装在袋子里,“跟我过来交钱吧。”

 
 

回去的时候吴邪打死也不让抱了,说背着就可以,张起灵也就随他。

吴邪一手拿着药,没走一步路袋子就一晃一晃发出稀稀簌簌的声音,在没什么人的小路上听的格外清楚。

“打篮球是怎么回事?”

没头没脑的这么一问。寻常人肯定就听不懂他什么意思。吴邪跟他呆惯了就是一个眼神他也能猜出是什么意思。

“医务室里不是说过了嘛,就是上星期胖子喊我去打篮球,潘子也在,他球打得太急我一躲就不小心把脚崴了。”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以后小心点。”

吴邪舒了一口气,还以为张起灵又要唠叨半天,没想到这次这么宽容。刚想完又听那人慢悠悠道:“三个月之内不许再打篮球了,也不能再做什么剧烈活动。”

伤筋动骨一百天。吴邪不是不知道,但是就区区一个扭到筋,不用这么小题大做吧。

“那我上课怎么办?总不能请三个月假吧。”

张起灵似乎轻笑了一声:“我背你去。”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张起灵还真就每天背他去上课。连笔记都不用他做。在寝室里更不用说,简单点说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享受着张大神端茶递水捏肩捶背的高级免费待遇。其惬意程度连胖子都看不下去,捂脸痛心疾首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天真你就一资产阶级的败类……”

吴邪不屑一顾:“你有本事也让小哥给你倒水啊。”

张起灵还默默往他嘴里塞了一块柚子。

胖子捂胸口倒地,表示单身狗收到了100000000+点伤害。

吴邪心里更加美滋滋,脚伤也不是一点坏处都没有,而且怎么还有种利大于弊的感觉……

 
 

三个月后。

张起灵按了按吴邪脚踝:“吴邪,还疼么?”

吴邪正捧着小说看的起劲,随口答道:“不疼了不疼了,早就不疼了。有小哥你照顾好得可快了。”

嘴还挺甜。

张起灵眼神一黯,嘴角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吴邪,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吴邪一僵,他当然没忘。本来还以为都过去三个月了张起灵肯定早就忘了,但他好像忽略了此人向来变态的记忆力。

看张起灵这表情不对,吴邪赶紧装傻:“不,不太记得了……”

然而张起灵已经倾身压了上来,准确的找到吴邪嘴唇,结结实实的问了上去。手也没停,动作熟练的解开他腰带。

“那我帮你想起来。”

 
 

“……唔……张起灵……你流氓!……嗯……卧槽!……你慢点……慢点!”

 
 

#啪啪啪拉灯!#

#本来还想整个中一想还是别了,就上下吧←_←#

#三个月,猜猜小哥会几次呢←_←#





 

评论(6)

热度(82)

  1. 王家店的粘豆晨曦2819 转载了此文字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