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感冒

#谨以此文,祭奠于感冒作艰苦斗争的lo

主。。。。

#微花邪,我自己很喜欢这一对,不适慎入>3<

#两发完?!!!

  张起灵出差的前一天吴邪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先是嗓子干,随后有点痒,这时已经是晚上了,若放在平时他也许会多注意一下,但是今天是张起灵出差前他们睡的最后一个晚上。爱情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只是多喝了两杯水,然后抱着张起灵沉沉睡去了。

  放任身体的后果就是翌日起来嗓子就跟他闹造反了,疼的不行,他发现自己两臂空空,环顾四周一圈——张起灵当然已经早走了。

  没办法,只能自己爬起来。这一爬又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冬天的被窝格外暖和,本就令人迷恋,这会更是难以忍受这种诱惑。他爬起来放了个水,觉得实在不行,试着说了说话,更疼了。于是又辗转去厨房倒了杯水,摸出两片阿莫西林吃了。吃药的时候看到床头的日历,周六。他工作忙,竟忘了已经到了双休日。这下彻底有了放纵的理由,吴邪本来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不太好到让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吐槽张起灵公司惨无人道的让员工在双休出差。他往被子里一缩,蒙头一盖,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吴邪睡迷糊了,看了一眼窗外天色,暗沉沉的,天气预报今天阴天,看不出白天黑夜,他伸手够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屏幕一看已经下午四点了。他没想到这一回笼居然睡了这么久,不能再睡下去了,再睡手脚都僵掉了。他慢吞吞的穿好衣服,先去客厅开了电视,又去厨房打开冰箱扫了一圈。

  昨晚的剩菜,酸奶,码的齐整的鸡蛋,罐装金针菇,黄桃罐头。

  总之都让他没有胃口。

  外卖也不想叫,甚至不想起来去开门,吴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种消极怠工的情绪,他自己找不出理由。电视也并没有什么卵节目,除了扒人家家长里短湖天海地扯一通的综艺八卦就是看半集就猜得出全部情节的国产剧,一样让人索然无味。

  重新躺回床上,张起灵昨晚看的书还摆在床头柜上,他拿过来翻了几页,晦涩难懂,也就张起灵还看得津津有味。正巧来电话,来电显示胖子,一接开就是他一贯的大嗓门:“小哥不在,今晚出不出去high啊小天真!”接着他报了个地名,是他们常去唱K胡吃海喝的地方。

  吴邪只觉得他太阳穴被吼得突突地疼:“不去了,你们去吧。”

  胖子那边紧接着回他:“你这声音不太对,感冒了?”

  吴邪一愣,回过味来,刚才一说话鼻音是有点重。正好当推辞了:“嗯,有点头疼,你们玩吧。”

  胖子也不好再拉他,嘱咐他吃药喝水休息就挂了。

  小感冒作怪而已,不过吴邪总算知道他消极的感觉从何而来。

  无所事事,根本无所事事。吴邪想着,给胖子又回过去一个电话,本来打算不接就算了,里面吵得很估计也听不到,没想到嘟嘟了两声居然通了。吴邪道:“哪个房间?”

  胖子诧异:“你不是不来?”说完又像想起来什么:“你不是感冒?别来了。”

  吴邪道:“没事,在家里闲着,挺无聊的。”

  胖子爽朗的笑了声,报了房间号,吴邪说十分钟后到。

  说白了还是一个人,如果,是说如果,张起灵在,这会指不定在干什么,哪里会想到去参加好多年不参加的集体活动。

  大晚上的,奇迹般的没堵车,这下十分钟也用不了,拐个弯,找了车位停下来。

  虽然做好了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还是被慢屋子震天响的音乐和晃得人眼晕的灯光震撼到了。他笑自己几年不来跟不上潮流了,以前也是这样,进来的时候却不会有半分不适应。

  他环顾四周,秀秀在,云彩在,还有几个不太熟,估计是胖子好热闹叫来凑数的,都是同事,也无所谓,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解雨臣也来了。吴邪目光停在他身上,解雨臣就像有心电感应般也转过来,他手里还端着杯酒,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到他脸上,他冲着吴邪一笑,说不出的艳丽妩媚,用来形容女人的词,放在他身上同样适用。

  吴邪走过去坐到他身边,解雨臣抬手也给他倒了杯,吴邪接过又放到桌子上。解雨臣笑道:“怎么,怕回去查岗?张起灵不是去出差?喝点没事。”

  吴邪倒没有追究他怎么知道张起灵出差,只是淡淡地:“不是,嗓子有点疼。”

  解雨臣突然就收了笑,问:“你有点鼻音,感冒了?那你还来?”这质问的口气,简直是审犯人!吴邪知道解雨臣为他好,也没拂他意:“有点吧,不严重,我吃药了。自己在家没意思,出来找点乐子。”

  话音刚落,胖子撕心裂肺地吼完一首,话筒一转递到他手里,起哄般:“来来天真来一首。”

  解雨臣还没来得及制止他,吴邪已经端着话筒上去了。他伸手在点歌台上拨了两下,解雨臣没看清是什么,吴邪粲然一笑,笑里分明带点疲惫:“今天阴天,就唱这首阴天快乐好了。”

  台上人说,台下人听,但这话也不知到底说给谁听。

  

  众人又闹腾了好一会,吴邪本来不喝酒,没架住众人都来劝,何况越唱兴致越高,一杯两杯的就灌下去了,解雨臣记挂着他感冒,也还是没拦住。

  夜色浓重的让人喘不开,这才散了,吴邪喝的有点大了,脸颊泛出不正常的红晕,解雨臣喝得少,清醒得很,也不怕抓到酒驾,问吴邪要了钥匙,送他回家。

  轻车熟路的开到小区,又一直开进去。这段路他自己心里不知道模拟走了多少遍,熟到比会自己家还熟。

       解雨臣搀着吴邪直到了家,没有醒酒药,不过好在没有到烂醉如泥的地步,倒了水,捏着他下巴给他灌下去,吴邪全程任他摆弄,喝完水头一歪,睡意侵占的差不多了。

  解雨臣盯着他看了一会,试探着碰了碰吴邪的手,没有反应,就更大胆的拉过来放到手里握着。接着还不满足,整条胳膊搭到他肩上,站起来虚虚的抱住了。

  除了地点,这个人,这个动作,他不知想了有多少遍了,却只有这时候敢自欺欺人的付诸行动,解雨臣自己都想嘲笑自己,但是情绪在那里分明地摆着,看的一清二楚,想狡辩都没用。

  吴邪的气息就这样钻进来,他狠狠吸了几口气,觉得整个身体都要被这种味道包围住才好。又等了一会,吴邪大概进入深度睡眠了,无意识的喃喃:“小哥。”

  解雨臣方才如梦初醒,被电到一般放开他,一手握住他肩膀,一手穿过膝下,把人稳稳当当抱起来放到床上。手机拿出来给他放到床头柜上,衣服只脱了外套,被子打开盖好,他看着那人沉沉的睡颜,忍不住就像跟他一起这么睡过去。在一个被窝里睡过去,张起灵每晚都可以这么轻易地做到,他甚至还可以搂着他,把他放进怀里。

  与他而言,是多么奢侈。

        说到底一个不爱罢了,因为不爱,所以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来,解雨臣拿起来,看到闷油瓶的一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张起灵。

  铃声还在响,吴邪动了动身子,解雨臣鬼使神差地,拒接了电话,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接着,他移开手,拉下通知栏,开了静音。

  他是有私心的,他知道,但当时究竟为什么这么做,解雨臣想了很多年,终于没有想明白。

  TBC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出自江南《龙族》。

  

  

评论(11)

热度(55)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