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七夕贺文

有点晚……因为我昨天和别人过七夕去了呀!

 
  
  “小哥小哥!”
  张起灵一抬头,听着这声音就觉得熟悉,一看果然是吴邪。
  “怎么过来了?你三叔知道?”
  “我又不跟你们下地怎么就不能来?我跟三叔说给你放了半天假,走,先现在开始你的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张起灵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已经被吴邪拽着胳膊往外拉了。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不?七夕!走,跟我出去虐狗!”
  钟表哒哒的,转过了十二点。
  
  
  饭点,去哪里人都多,午饭去了KFC,张起灵对吃什么无所谓,吴邪也不爱吃快餐来这里一个原因是地方大,一个是可以蹭wifi和空调。
  点完餐,等的时候要长一些,就先找了座等着。
  吴邪点开手机,连上wifi,低头玩了起来。张起灵不玩手机,就只能看吴邪,看着那个眼睛下面有些青黑,脸色也苍白。
  “你脸色不好,吴邪。”
  “我?”看得出吴邪有一点怔住,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干笑了一声,“有吗?可能……这几天没睡好吧,你不在我老是做噩梦。”
  “那今天早睡,”说话间,服务员已经把点好的餐点送了上来,听见两人间的这种对话,眼神里颇有些疑惑他们的关系。
  张起灵等服务员走了之后又道:“睡觉前帮你按摩一下,可以提高睡眠质量。”
  “啊,好。”
  吴邪已经收起手机低头吃东西了,嘴里塞了一大口汉堡,腮帮鼓鼓的,声音含糊不清,“你也吃啊小哥。”
  
  张起灵心里有一点点不对劲,但是这种不对劲也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吴邪这么不自然——当然,只是在他眼中的不自然。
  
  吃完饭又去玩了会游戏,吴邪看见电玩城的时候兴奋得两眼放光,说自己还是小时候常常和朋友偷偷来,后来上了高中课程紧了就不敢再来了,再然后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张起灵就随着他进去,他小时候的生活,用吴邪的话来说就是“简直没有童年”,电玩这种东西他其实连听也没有听过。
  吴邪买了把游戏币,往张起灵手里倒了一半,启动起面前的机器,眼睛盯着屏幕看:“小哥你没玩过没要紧,看我怎么打的,很简单的,你这么聪明肯定一会就学会了!”
  游戏音效很快响起,张起灵看了一会果然学会了,很快就和跟吴邪对战了起来,他输了两局后就开始渐入佳境,之后把把都赢,吴邪一个“资深玩家”最后输得简直想耍赖。
  
  在电玩城里一下午被消磨的很快,出来的时候已经太阳西斜,街上人还是不少,小情侣们随处可见,手中大多擎着一两朵玫瑰。
  张起灵见吴邪盯着看,以为他也想要:“给你也买一朵?”
  吴邪心里有些惊诧,这闷油瓶子什么时候也懂这些了?随即开玩笑:“好啊。”见人真的作势掏出钱来要去买,才连忙拉住了,笑吟吟道:“哎别去别去,我不要。哄小姑娘玩的东西。再说下午花都是卖剩的,不好了。你早怎么想不着?”
  张起灵面上有些窘迫,他经常把吴邪的话当真,以为真是没有早买惹得他不高兴:认真看着他道:“嗯,是我的错,下次早晨去买。”
  吴邪看着他一脸正经的表情几乎要笑出来,几秒钟之后忽然又被他满满地感动到,心里面像倒了一瓶汽水,已经满了,还在倒,气泡溢得到处都是,一发不可收拾,他凑到张起灵耳边:“要是不是在大街,我真想亲你。”
  张起灵的脸上,难以察觉的,浮上一层红意。
  
 
  晚饭吴邪其实不想吃,考虑到他明天就回去,闷油瓶要接着去下斗,耗体力,还是选了家店带着他去了。
  他自己本身不太饿,点了份沙拉有一下没一下地叉着吃,给张起灵则是点了一大碗面馄饨。面前这人看着瘦弱,其实饭量大得吓人。
  天晚了,店里人不多,只有一对情侣坐的离他们很远,隔着一张桌子后面坐了个青年,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屏幕。
  没有人关注他们,他们也是这万千人中,最平凡,最普通的一对情侣。
  他全程看着张起灵吃,但是张起灵吃相很文雅,从前吴邪老笑话他吃饭不爷们,不过现在看着还蛮赏心悦目的。
  张起灵一直注意着他的视线,哪怕是在吃沙拉也从没离开自己,心里疑惑,问:“看我做什么?”
  吴邪见被戳穿,索性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摸了一把他的脸,结结实实地揩了一把油,脸上的笑意怎么也遮不住:“看你好看,长得好看,吃饭也好看。”
  张起灵是不懂这也是情话的,但是他看着吴邪笑,自己也就跟着笑了起来。
  
  吃完饭,回宾馆的路上凉风习习,已经没了白天的燥热,路过湖边,凉风带着水汽扑面而来,神清气爽。
  天黑下来,两个人的手就再也没放开,走了没几步,吴邪蹲下来,叫嚷着累死了,走不动了云云。跟他一起走被牵着手的张起灵也不得不停下来,颇有些无奈地劝他:“听话,再走一会就到了。”
  吴邪不情不愿:“走了一天路,累死了。要不你背我走吧?反正也不远了。”
  张起灵不假思索,走到吴邪面前蹲下来,把后背留给他:“上来。”
  吴邪愣了会,爬了上去,有免费服务,不要白不要。
  张起灵被上天赐了一副好长相,后天又练出来一身腱子肉,身材也好的犯规,趴在他背上不能再舒服,吴邪忍不住快乐地打了个哼哼。
  就听到张起灵低低地一笑。
  吴邪捶他:“干嘛笑我?”
  张起灵:“没有笑你。”
  吴邪不依不饶:“胡说,明明就是在笑我。”
  张起灵突然回头亲了亲他放在他肩上的侧脸,强调:“没有笑你,觉得你可爱。”
  吴邪长到这么大,在他记忆可考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说可爱,尤其评价人还是他的男朋友,于是他的脸飞快地涨红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终于明白大学的时候看见的热恋情侣们为什么都情话满级了,原来爱情这么奇妙,可以把人变得白痴,也可以把人变得矫情。
  思至此,就想逗逗他:“小哥,你爱不爱我?”
  张起灵咳了一下,没有说话。
  吴邪催他答话:“说啊,爱不爱我?”
  张起灵沉声:“嗯。”
  吴邪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你不说爱我,那就是不爱了。我要跟你分手。”
  话音刚落,张起灵就甩了他一下,险些把吴邪摔下去,吓得他揽紧了他脖子。
  张起灵语气严肃:“不要说这种话。”
  “不说就不说嘛,你怎么这么小气。”吴邪玩着张起灵后脑勺的头发,脑子里开始跑火车,“不过,说真的,你说要是有天我得了什么绝症,你怎么办?”
  张起灵语气还是一样:“这种话也不可以乱说。”
  “我没有乱说啊,就是假设一下,你回答我啊。”
  “不会怎么样,”顿了一下,张起灵把他身子往上托了托,白天的那点不对劲在听了吴邪的话后又涌现上来,“我会陪着你的。”
  
  到了门口,张起灵两只手都用着,喊了喊吴邪拿卡开门,吴邪睡得迷迷糊糊,也没从他身上下来,听着指令从口袋里掏出卡来开了门,然后一歪头,又睡了过去。
  张起灵回头看了一下,吴邪已经睡得很熟了。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这人也只有睡着的时候才很乖。
  他小心地把吴邪放在床上,打开床头灯,轻手轻脚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准备挂到衣架上去,这时口袋里掉出来的一张纸,他准备放回口袋里,被纸张上的几个黑字引起了注意,好像是什么什么第一医院。
  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吴邪,努力忽视掉心里的一点怪异感,打开了那张纸。
  “××市第一人民医院
  CT影像学检查报告单”
  “……”
  “印象诊断:1.左肺上叶周围型肺癌。”
  END.



























  
  
  
  
  
  
  
  
  
  
  
  
  哈哈哈哈哈你们真信啊!!

 
  
  
  
  
  
  继续==
  
  吴邪被灯光照的醒过来,揉了揉眼,看见张起灵正站在床前,手里拿着一张纸,看得出神,脸色莫名。
  “小哥?怎么还不睡?”他坐起来,往张起灵那边凑了凑,“你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
  等到看清那是什么之后:“哦,这个啊。哎,我本来想过几天再给你说的。要说起来这小刘也真是可怜,年纪轻轻就得了病。他今天有事拜托我帮忙去拿诊断书,我看到诊断都傻眼了。哎小刘你还记得吧?就上次跟我们一起吃饭那个,高高瘦瘦的……唔……”
  张起灵吻住了他,吻得十分凶狠,仿佛要把他整个人吃进肚里。
  吴邪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不明白张起灵突然而来的发神经是怎么回事,但是后来也渐渐沉醉在这个吻里。
  张起灵有些失控,抱着吴邪好半天不肯撒手,良久后唇分,他抵在吴邪肩窝处:“吴邪,不要离开我。”
  吴邪安抚性地拍了拍张起灵后背:“你这是怎么啦?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的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把张起灵推开,跟他对视,装作恶狠狠的:“说起来,胖子都和云彩在一起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求婚啊! !”
        END.
  

有没有被吓到的……没有就不好玩了……
  
  
  
  
  

评论(14)

热度(68)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