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酒后乱性 中上

#宝宝们,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我们不开车啊,一本正经的把卡全部没收#

【上】  【中下】  【下】

张起灵看了会照片,便收了起来。他今天着实有些疲累,因此也没回自己的住处,打算在酒吧将就一晚,岂料刚要躺下,门咣的一声打开了。

他赶紧从卧室出来查看情况。之间他两个手下正架着一个青年,那孩子垂着头看不清脸。张海客看他出来笑着说:“老大,我给你把人带来了,哎要说这裘德考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给人家灌这么多酒。”

他招呼那两人把吴邪架进去,一面又道:“老大,我把人给你放进去?”

张起灵这半天听得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直到手下要进他卧室了才迈了一步堵住门口。

“这是谁?”

张海客一时间给他问的摸不着头脑:“这,这是裘德考给您安排的人啊,”他眼珠一转,似乎明白张起灵在犹豫些什么,“老大您放心吧,我问过了,真的是大学生,身子应该是干净的。”

张起灵脸上终于有一丝怒意:“谁让你把他带来的?”

张海客还是转不过弯,不过听张起灵的语气他直觉不妙:“不是…..您让我带他来的,吗?”

张起灵反问:“我什么时候让你把他带来了?”

“不是……”张海客终于在自家老大一连串的反问里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张起灵估计,根本就没听裘德考最后一句话。

天晓得啊!

他还以为他们家清心寡欲的老大这次终于开了窍打算找个人玩玩,谁知道……

他可是知道他老大心里装着个人的,这下可完了……意识到自己办了件蠢事后的张海客额上冒出一层冷汗,背上也直发毛,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那老大……”

“把人送回去,马上。”张起灵收起了那一点情绪,“以后要是再做这种事,你的位置,随时有人等着。”

“是,是,老大。”张海客在心里不知道扇了自己多少耳光,尴尬和难堪让他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只好把怒气发泄到手底下的人:“赶紧滚!把人弄回去!一群没眼力见的!”

那几个手下也听出来办了件错事,架着人要离开。许是手劲大了点,终于把在昏睡中的吴邪弄醒了,他对自己差点被卖了的处境还毫不自知,只是觉得自己行动好像有些受限制,他抬了两下胳膊,发觉抬不起来,当即又骂骂咧咧起来:“你们,你们他妈的谁,谁啊!给老子放,放手!”

刚准备进卧室的张起灵听见了这一句,身形一震,脚步停了下来。他确定,这声音他不会听错。

可是这个人出现在哪里都可能,唯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大学生……他算了算,五年前他刚刚要上大一,算起来的话今年也刚好要毕业……

难道真的是……

他喊住要出门的一群人,“回来!”

张海客赶紧停下,不知道他老大这又是出的什么牌,“老大,怎,怎么了?”

张起灵一步一步走到那青年面前,克制住自己的心情,把对方的脸抬起来。

虽然这张脸褪去了些许稚气,但是眉眼神态之间,和那张照片上的青年如出一辙。

“吴邪……”张起灵低喃了一句,辛苦寻找了五年的人如今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眼前,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面对。

他很快注意到吴邪潮红的面色,知道他这是喝醉了,心底不禁漫上一层恐惧。

如果他没发现这是吴邪……喝醉的他又会被重新扔到包厢里,酒吧里的人鱼龙混杂,万一出了什么事……

他不敢往下想下去,接过人打横抱起来,“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进来。”

 

吴邪因为醉酒,又被折腾着闹了这么一回,额上出了一点细汗,张起灵找了条毛巾用冷水浸了拧干,帮他细细擦了擦,又摸到他背上也黏黏糊糊的,衣服上混着酒味和烟味,难闻的很。他知道这人有轻微的洁癖,索性把他衣服也脱干净了,抱进浴室放了一浴缸水帮他擦身体。

擦了一半,张起灵发现吴邪面色不对,捂着喉咙很难受的样子,赶紧回屋拿了垃圾桶,轻拍着他背:“吴邪,难受就吐出来。”

吴邪没吃什么东西,只喝了一杯酒,只是酒太烈,他喝的又急,因此才吐了。只是吐也吐不出什么来,小股小股地吐了几口酒精混着胃酸的液体,吐完张起灵又给他倒了杯水,闭着眼倒也喝下去几口。

酒吧里他这间包厢虽好,但也比不上宾馆设施齐全,换下来的衣服是不能穿了,张起灵看着不着寸缕的吴邪,还是给张海客打了通电话,让他去买一身衣服来。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了,张起灵凝神听了一会,从吴邪的外套里翻出了响个不停的手机,来电显示是胖子。

他按下了接听键。

“喂?天真你个小兔崽子跑哪去了?胖爷我不是让你在那等我吗?云彩下班了咱们赶紧的也走吧,你咋不说话,天真?吴邪?”

胖子见对方久久不说话,不由的有些着急。然而电话那边响起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是谁?”

胖子一听就炸了:“卧槽你谁啊?!这不是吴邪的手机么?你把他怎么了?我跟你说啊你别乱来,你要是敢动一下天真你试试!”

张起灵被他声音吵得有点心累,“吴邪在我这里,他喝醉了,你来二楼1701。”

胖子赶紧找楼梯上楼,背上一阵一阵出虚汗,他是知道吴邪家里有些势力的,更加知道他家三叔那个炮仗脾气,要是被他家里人知道他私自带吴邪来这种地方,现在还喝醉了不知道在哪个男人房间里躺着,准得被扒一层皮。再者说,他心里拿吴邪当哥们,也知道他平时没什么心眼单纯的很,要是因为他出了什么事,他自己也要自责死。想到这他心里有些后悔,自责自己不该扔下人家就不管了。

他蹭蹭蹭的上楼,一边上楼一边嚷:“你等着啊,1701是吧,我马上到,我跟你说你别乱来啊!”

TBC.

#把吴邪当儿子养的胖爷==
#好汉们留下评论再走……!(๑´ㅂ`๑)
#宝宝我们把这篇当新年贺文好不好?

评论(74)

热度(230)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