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老神仙

闷老神仙


#我在胡乱写些什么系列,大家随便看看不要当真



和闷油瓶相处久了,我越发有一种感觉,闷油瓶是个老神仙。
啊不对,这么说不太妥当,应当说,闷油瓶是个如老神仙一般的人物。
他不仅有神仙一般的演技,神仙一般的体能,还像神仙一般能掐会算。
看着乖乖巧巧的,其实心里蔫儿坏。整个一切开黑。


他非常擅长用演技来使我就范。

来雨村以后,每天陪伴我的不止雨村的雨,还有难以下咽的中药。作为在道上有点名声的吴佛爷(我这么称呼自己是不是有点拽里拽气?)再苦再涩的药我也能面不改色地喝下去。但是吧,你们都知道,人一谈恋爱就会突然没有道理地变得矫情一点,就算是中年人的我和老年人的闷油瓶也不能免俗,坦白说,在他面前我是会使点小性子的,除了一些原则性问题,闷油瓶基本都会答应我。但是问题就出在原则性上,对闷油瓶来说,大概照顾我的身体健康算原则性问题之一。

喝过中药的人都知道它的味道不怎么好,闷油瓶亲自配出来的中药难喝程度要在普通中药后面乘以一万。

每天饭后半小时的中药时间是我异常煎熬的时刻。一到那个点我就会借口各种理由,磨磨蹭蹭磨磨唧唧不喝药,一碗药要折腾很久才会喝完。后来闷油瓶想了个办法,从此以后我只能乖乖喝药。

这是个什么办法呢?

办法就是装哭。

是的你没有看错,堂堂倒斗一哥,张家族长,居然会做出装哭骗人这种无耻(我这么说他是不是不太好?)行径。

有一次又到例行喝药时间,我死活不愿意再喝,闷油瓶看着我沉默了一会,突然给了我一个熊抱,两只胳膊紧紧搂着我,怎么扒都不下来,怎么问他都不说话,过了一会,我觉得他肩膀非常非常轻微地在颤抖。

我是见过闷油瓶哭过的。那是在雨村住下不久,我那时候刚刚结束下了十年的棋局,身体损耗非常严重,接到闷油瓶以后,所有的弦都松了下来,曾经忍受下来的病痛毫不留情地回报给了我。有一晚我情况大概很不好,发高烧,整个人神志不清。事情很多都是胖子告诉我的。他说我那会特别吓人,一会喊冷一会喊热,全身发抖,感觉距离嗝屁就差临门一脚了。雨村交通不发达,这是好处也是弊端,救护车一时半会根本进不来,人也半天送不出去。闷油瓶一直守在我旁边,喂了各种药下去,一夜没睡,第二天好歹醒过来,一睁眼看见了闷油瓶以后,他整个人都好像震了一下,非常用力地抱紧了我,我忘不了他的那个眼神,特别特别让人难过和心酸,好像下一秒就会有眼泪掉出来一样。那是个我发誓此生都不会再让他流露出的眼神。

所以闷油瓶的故伎重演让我整个人慌得不行。赶紧抱着他又哄又抱的,一直跟他打包票:我喝药还不行吗!我现在就喝!一口也不剩!
就在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掉了那碗黑暗料理,满心想再去劝劝闷油瓶时,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哭过的表情!他嘴角甚至还带起来来了一丝丝笑意!刚才全是装的!我当时就想,奥斯卡欠你何止一个小金人,给你一百个也不过分。

因为我的这层心理阴影,闷油瓶这招屡试不爽。我害怕他哪次是真哭,那我真的要心疼死。


闷油瓶的味道

瞎子说我的犁鼻器比常人发达一点,可以感知到人或动物的费洛蒙。但其实这种感知更倾向于多种感官杂糅到一起的感觉。关于闷油瓶的,具体用一两种植物根本形容不出来。他的味道跟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差不多。清苦,清苦之中还透着一股仙气儿,分分钟可以羽化升天那种。所以有时候晚上半梦半醒间总觉得自己睡在个老神仙旁边。总要在他身上蹭几下确定自己还没升天。

 

闷油瓶的休息技能
以前下斗的时候,闷油瓶会抓紧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休息,以便在必要的时候保持清醒。他能把睡眠保持在一个能让身体得到休息但外界一有风吹草动又会马上醒来的状态。不知道以前张家那帮神经病给他整的什么变态训练。(我虽然不是嗜睡如命的人,但也感觉这个方法委实太变态了。不过听说能高效的时间管理者都能做到这一点,常常让我羞愧万分。)
所以我一直觉得闷油瓶很惨,连个觉也不能好好睡,把他接来雨村的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让闷油瓶过上睡觉睡到自然醒的生活。
但是我发现我错了。
不下斗的时候,闷油瓶的作息极其规律。十点睡六点起,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一直到我们俩捅破窗户纸,他搬来我屋一起睡,发现我经常半夜因为咳嗽啊噩梦啊之类人力不可违抗的因素醒来而导致睡眠质量十分底下的情况时,他才不得不改变了作息,我半夜一有动静他就跟着醒了,总要看看我出什么状况了。有时候半夜突然咳起来,能折腾到天快亮。闷油瓶就不声不响地守着,一直到天亮了我睡下他才得空眯会眼。


#关于闷油瓶的神仙技能,大家还有什么补充吗?某些方面的体能也可以哦

评论(14)

热度(173)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