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梦

连环梦

 

#一万年没看原著了.......有bug就.........装作没有看到

零、

——小哥,你有没有做过不想醒来的美梦?

一、

张起灵猛地睁开眼睛。

“小哥?你做梦了?”

是熟悉的吴邪的声音,他正坐在他床边,见他醒了,递给他一杯温水。

张起灵有些惊讶,吴邪似乎看穿了他,笑了一笑:“你刚才睁眼的速度比平时快。”

他没再说什么,吴邪有时候能比他自己还要快地猜出自己的想法,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吴邪确实做到了。

他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

或许是看出他眼神里的一点迷茫,吴邪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小哥,这里是我的铺子。我们刚从巴乃回来,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不会又失忆了吧?”

张起灵抓住那只在他眼前乱晃的手,定定地看着吴邪:“没有。”

对方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小哥你都睡了一天了,你饿不饿啊?想吃什么?我让王盟去买。要不你想去外面吃也行?”

见对方还在直直看着自己,吴邪有些不解:“小哥?你怎么了?干嘛…….总看着我?”

张起灵摇摇头没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见到吴邪,分外有一种亲切感。仿佛他们已经熟识多年。

他摇摇头,收回在吴邪脸上肆意停留的目光。

吴邪执意追问他:“想吃什么?”

张起灵思索了一会:“虾仁。”

吴邪又问:“想吃什么口味的?龙井虾仁怎么样?”

 

他微一皱眉,似乎是再也忍受不了吴邪喋喋不休吐出话语的两瓣唇,拽着他的衣领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抬头吻了上去。

那柔软的触感只停留了须臾,片刻后四周突然一片黑暗,吴邪一下子消失在他面前。

二、

每年的十一月,墨脱的漫天风雪大得像要把人淹没。

张起灵没有打伞,通身只穿了一件薄款的兜帽卫衣和一条休闲裤,竟没有觉得冷。他踩着积雪一步一步迈上石阶,松软的雪咯吱咯吱被压的厚实。

吉拉寺门前有一位扫雪的僧人,看见他来了,淡淡行了礼,领他进了里屋。

他照例先去见了法师。和法师攀谈过后,天色已然昏暗,他信步走到寺庙后面去。那里有口天井,天井旁边有一座石像。石像上披着一件冲锋衣,上面落满碎雪,看不出什么颜色。张起灵转到石像前面去,这座石像雕的是一个男人在哭。他盯着石像的脸看了一会,终于发现了那股微妙的熟悉感是什么。

那座石像的脸,和他的脸如出一辙。

张起灵在原地站了一会,直到雪落满他的肩膀,他才伸出了手,碰了碰那座石像。

四周又黑了下来。

 

三、

再见到吴邪,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颤颤地喊了他一声:“小哥?”

他眼中逐渐漫起一层水雾,声音也染上眼泪的腔调,似有不忍:“小哥?是你吗?”

张起灵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吴邪脚边堆着一只大旅行包,一看就分量不轻。他整个人变得精瘦,肤色黝黑。他似乎刚出了一趟远门,风尘仆仆地刚归来,看上去疲惫不堪,只有眼里的光依然闪烁动人。

不知道为什么,吴邪没有走过来,许久之后,他甚至有些失望地低下头:“一定又是幻觉了。”

片刻之后,他又抬起头,面带笑容:“小哥,你在门里面还好吗?你再等我一下,还有三年,我一定会接你出去的,我不会食言的。你一定等着我。”

只是笑着笑着,两行热泪从他眼眶里滚出来,张起灵疾步上前,用拇指擦掉了吴邪的眼泪。

眼泪是苦的,他这么想着。吴邪再一次消失了。

四、

这一次是在车里。

道路崎岖不平,坐在车里摇摇晃晃。他知道这一天是什么日子,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吴邪接他下山回家。

那天晚上,他忽然高烧,止不住地吐血,张起灵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着急地要去找医生,可吴邪只是固执地拉着他的手不让他离开。他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看得他一步也迈不开,只能坐着听吴邪虚弱的独白。

吴邪的手冰冷无力,张起灵只有握紧,再握紧,他着急地想让自己的体温传递过去,可无论费多大的力气,吴邪的手终于没有再暖和起来。

 

五、

窗外是他司空见惯的景色,空气里终年雨雾蒙蒙。

他按亮手机,2:50,深夜。下床开台灯坐下,桌子上摆着吴邪的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

 “小哥,我找到了一处地方,在福建的一个小山村里,那里有一条很大的瀑布,水滴飞溅起来,就像下雨一样。那里的人都说,这场雨会下一千年。

我亲自考察过,那里空气不错,环境也很好。对了,这里有一种花叫雨久花,据说把这种花捣烂了做成花泥吃了以后可以治疗失忆症,你要不要试试?

等你出来以后,我们就一起去那里住吧,和胖子一起。”

他孤独地在灯下坐着,盯着这些字看了很久,轻轻地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按灭台灯,四周又是一片黑暗,张起灵缓慢地回到床上,闭上眼睛。

五、

门哐的一声被撞开,胖子一手豆浆一手油条塞得满满的,看见张起灵正在院里喂鸡,喊了他一声:“小哥!快叫天真起来吃饭!”

张起灵点点头,把粮食往空中一洒,起身去了屋里。

吴邪还在睡,丝毫没有发觉有人进来,张起灵凑到他身边去,近到可以看清他的睫毛,呼吸缓慢均匀。他睡得很沉,张起灵有些不忍心叫醒他。

但是为了不耽误吃早饭,他还是伸手摸了摸吴邪的额头:“吴邪,醒醒。”

吴邪显然不愿意起床,他眼皮勉强睁了一条缝,被子一卷,就势抱着张起灵的胳膊接着睡了。

被抱住胳膊的人有些无奈,他拿吴邪没办法,只好任他睡。

胖子一见只有张起灵一个人从卧室出来,叹气道:“小哥你就惯着他吧,日上三竿了还不起,以前没见他这样啊?等会胖爷非把他拽起来。”

张起灵自己盛了一碗豆浆,丝毫不觉得惯着吴邪有什么问题:“让他睡吧,给他留一份。”

晨光正好,院子里吵吵闹闹。吴邪还在睡,没什么好烦恼。

 

六、

——如果这是梦,那就永远不要醒来。

 

End.

#谁能想到本来想817发这个呢科科

评论(12)

热度(85)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