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 TT生贺

根据最近的重启瞎几把写的了

虽然晚了一 啊不两天,还是祝我tt生日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给我t疯狂打call !!

————————————————————————————————-

红顶水仙和胖子一起下去了。我让胖子悠着点,雨村呆久了,我怕他复健不起来。我本来也想跟着下去,但坎肩死活拉着我不让我下去。我也不是以前横冲直撞不考虑后果的人了,做事也有分寸,就我这个肺,上次在十一仓跟着白昊天下了趟水上来都感觉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次再下去找人可能真的要去找阎王爷报道了。闷油瓶在雨村的时候没少给我调养,我这一下去,他的辛苦估计会直接归零。

我是不相信他们会死的,我没资格死。坎肩劝我的时候有句话说得不错,我得留着命看见他们。

他们几个迟迟没上来,岸上还有伙计,我表面上表现不出来,但其实心里还是很焦急。人活一世就是这样,心里总有几个牵挂的人是你的软肋。

有个面生的伙计,看着像是个新来的,在我旁边坐了挺久,一直干等着,耐不下去了,就跟我说:“佛爷,这么久也没上来,你说他们不会真的死……”

我一听到死字就炸了,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我可以坦然接受闷油瓶,胖子,黑瞎子他们的死亡,但是事实上,我不能接受,仅仅是听到一个字就受不了了。我使劲揪住他的衣领,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手指都发白了:“我跟你说,他不会死,明白吗?就是我死了,他都不可能死。”

坎肩看不过去了,他眼泪还没抹干呢,拿袖子擦了一把:“小三爷,你别这样,你对张爷那份心大家都知道,当年你去接人也是我跟你去的,只是…….哎,张爷临走之前还跟我说,他活够了,可你还有时间。”

我听完这话,感觉心跳都停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冷笑道:“我放他娘的屁!什么活够了,老子还没死他也敢死!”

开什么玩笑,一个倒斗一哥,一个眼都快瞎了也能当我师父,这么两个人哪天被仇人追杀暴尸荒野我都信,就是折在个湖里,打死我也不信。

 

情况真的非常棘手,即便有红顶水仙的帮助,还是等了非常久。我自认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到了后来,我只能依靠抽烟来缓解内心的焦虑。坎肩好几次想来夺我的烟,被我一眼瞪回去了。我说:“就一根,不多抽。”

 

后来,我不知道是多久的后来。岸边风很大,吹的时间久了就没有感觉了,头重脚轻的感觉越来越严重,眼前模糊一片。直到我感觉到一双很熟悉的手捧住了我的脸,触感和宽度都毫不陌生,只是冰凉一片。

我的面前站了一个人,他喊了我的名字:“吴邪。”

我眼泪哗啦一下就掉下来了,不要钱似的一滴一滴往下掉。是他,不会有错。

我也不顾面子了,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他鼻子就道:“张起灵你特么再跟老子玩心跳,你信不信我让哈总那天的事再重演一遍?”

闷油瓶看了我很久,才把我抱进怀里,小声地跟我道歉:“对不起。”

他搂得相当顺手,倒是我被他大庭广众之下抱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抱了一会松了手:“瞎子呢?”

闷油瓶给我指了指旁边,丫正搁边上笑的一脸猥琐。

我拉着闷油瓶全身检查了一遍,还是湿透的,但是没有血迹,心里松了一口气,怕他有内伤,问了一句:“受伤了吗?”

他摇摇头。我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一放松不要紧,身体立刻给我警告,黑暗逐渐在眼前蔓延开来,闷油瓶的疾呼和我在嘴里尝到腥味发生在同时。我拉了一下闷油瓶的衣角,让他背着我,一爬上他的背我就眼前彻底变黑,立刻没知觉了。

 

再醒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了,手上挂着吊针,一动就传来一阵钝痛。闷油瓶正趴在我床边睡觉,我一动他就醒了,摸了摸我脑袋说别动,他去叫医生。

白蛇跟我说,那天闷油瓶刚背上我就发现我已经晕过去了,鼻血止不住,脸色发白,呼吸也很微弱,所有人都吓得不行,车开的飞快,给我送到医院里去了。医生说我惊吓过度,精神高度紧绷,吹风受凉之后发烧肺炎,所以才有点危险,不过醒了就好了。

我这一睡就睡了三天,腿都睡直了,下床去放水还是闷油瓶搀着我。

他洗了澡换了身衣服,我让他上床躺着,自己半靠在他怀里,看他闷声给我削苹果吃。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很有家常的气息。

 

出院的事闹了很久,闷油瓶不想放我出院,他本来就一心给我养身体,这回逮到机会了怎么也让我多呆几天。我说不行,我受不了医院的味道,跟死人味似的,而且墙刷的雪白,看着就不吉利。总之又哄又骗地让闷油瓶带我回去了。

 

医生都说我惊吓过度了,说明我真的吓得不轻,我决定作为惩罚,三个月之内不跟闷油瓶在一张床上睡觉了。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评论(14)

热度(131)

© 晨曦2819 | Powered by LOFTER